德宏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诗人顾城生前情人英儿病逝于悉尼终年50岁

发布时间:2018-12-03 16:03:18 编辑:笔名

诗人顾城生前情人“英儿”病逝于悉尼 终年50岁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写下这一经典诗句的顾城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1993年10月8日,新西兰激流岛,诗人顾城重伤妻子谢烨,而后自杀,谢烨于数小时后不治身亡。他们的死成了一个谜。而处在漩涡中的另外一个女主角—李英也一直被称为“第三者”。之后,李英离开新西兰,一直隐居在澳大利亚悉尼,《诗刊》前副主编、李英的丈夫刘湛秋几乎多在悉尼陪伴着她。直到近日,从旅居澳大利亚的诗人群中得知李英于1月8日在悉尼去世的消息。但他们称,李英的丈夫刘湛秋并不愿意让外界得知此消息。

成商报 陈谋

核心提示

英儿是谁

“着名诗人顾城魂断激流岛的女主角、诗人英儿,1月8日去世了,享年50岁!”近,这一消息在旅居澳大利亚的诗人圈中传开。说起英儿,人们并不陌生。

顾城与英儿

顾城遗作《英儿》所写的英儿,本名李英,后来自称笔名“麦琪”,随着顾城自杀,一夜之间变成人物。顾城自杀后,英儿去了那里生活?英儿到底是不是引发顾城为情自杀的女主角?成为了大众猜疑的焦点。

英儿的爱情

历时一月调查追访,成都商报专访到英儿丈夫刘湛秋以及旅澳华人作家何与怀,还原李英去世前在悉尼的生活状态,以及李英在遗作中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爱情”的。

遗作谈顾城

李英:我去新西兰,并不是为了破坏一个家庭

在6月8日,成都商报联系到了人在北京的刘湛秋,他告知李英的确去世了,现在自己心情依旧十分痛苦,不愿回忆李英去世的事。此外,刘湛秋说李英在国内的父母目前还不知道女儿去世的消息。经过一个月的沟通,刘湛秋再谈到李英时心情已逐渐平复,7月28日,他主动送一本李英的散文集,“看看感觉她的散文多好”。

这本《倾情人生》的扉页上有刘湛秋写给的话:“我替麦琪把此书送你,你可能会喜欢的。而且,书中她的画和照片,你都可能有用。“书中对于作者的介绍:旅居澳大利亚的青年女作家麦琪(李英)曾以《魂断激流岛》《爱情伊妹儿》等作品鹊起文坛,她与刘湛秋、顾城两位着名诗人的爱恋故事留下许多佳话,此书是她出版的部散文集。其中,致湛秋组诗是她给刘湛秋写的情书。 在李英遗作《倾情人生》中,李英也谈到了自己当初去新西兰,并非是破坏一个家庭。轰动一时的顾城遗作《英儿》使李英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人物,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突然变得家喻户晓,在书中英儿是一个利用色相、无情无义又虚伪的女人。李英说,她曾经拥有的安宁世界瞬息间变得一片喧嚣,她逃离新西兰以后的隐居所变成了一个公开的阵地。

李英在书中写道,《英儿》中的女人不是她,一年后,她在一种强行使自己恢复平静又绝不平静的状态下,完成了纪实小说《魂断激流岛》,尽量客观地记录了自己在岛上的生活。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写出一个追求自由和渴望自由的女人的真实内心世界。因为李英认为《英儿》一书中的英儿,是一个她不认识的自己,是一个被一种激情彻底扭曲了的自己。

书中,李英回忆,《魂断激流岛》这部书的写作过程是痛苦的,那一天一天的回忆都如刀刃一样尖利,虽然她在写作过程中力求客观,但是,由于当时的心境,许多东西都没有写清楚。“我只是想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我去新西兰,不是为了去破坏一个家庭,出国对于我来说,是因为我和湛秋的关系。但即使是澄清这一点,也是要付出难于承受的痛苦代价。”

李英说,她更要感谢刘湛秋,“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的永远的情人。”

丈夫首谈李英去世

刘湛秋:她去世前发短信告知我一切都好

刘湛秋向介绍了《倾情人生》的背景,“这是她出版的一本书。可以说是遗作,但是后来也有一些文章未发表,等我好些了,慢慢整理一下。我以后还会写大量怀念她的文章。”

翻阅了《倾情人生》,其中的短文大量都是她在澳大利亚生活的所见所感。有讲述自己为何去隐居,讲述自己的孤独感,在角落中的生活,包括回应自己不是顾城遗作《英儿》中的那个女人,并在文中表达对刘湛秋的爱。

刘湛秋也回忆起了李英去世前的一些故事,他和李英相识于二十多年前,现在他不称呼对方英儿和李英,而是麦琪,他说:“麦琪不是一般的人,有人说她是狐狸精,但其实,她从来不显耀名和利。我在《诗刊》当副主编的时候,她从未要求我给她发表什么,我当时很感动,她本身又很有才华,却看得很开。“刘湛秋昨日告诉,现在还是会想起自己和李英的往事,会难受,“我的心里有她的影子,里存了一百多条生前的短信,想她了有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几年前,李英查出得了鼻咽癌,其中一段时间身体很虚弱,刘湛秋想回北京居住,但李英不习惯在国内生活,于是,他留在悉尼照顾李英,等到去年11月,刘湛秋说李英身体渐有好转,不仅自己做饭,日常生活也没有影响,他便只身回了一趟北京,但每天两人都要发短信和电邮联系。

在今年1月8日李英去世前的晚上,她睡前给刘湛秋发去一条短信报平安,告知刘湛秋一切都好,没有异常的情况下,刘湛秋也安然入睡。第二天一早,他发电邮给李英,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他急忙联系在悉尼照顾李英的外国朋友,对方说,李英已经去世。这对于刘湛秋来说无法接受,他给李英买了一块墓碑,上面刻着:“李英、麦琪/中国诗人、作家/刘湛秋的爱妻。”

“她不在澳大利亚了,那里对我毫无意义。”刘湛秋说,他今年争取再回去一次,但是他已经不愿再回到那个和李英朝夕相处的地方。

圈内朋友追忆李英

何与怀:经历太多变故,清纯模样已无踪影

昨日,成都商报拨通了旅澳华人作家何与怀的,他是悉尼华文作家协会荣誉会长,在得知李英去世后,他前往了悉尼东面近海的陵园内李英的墓前缅怀。

何与怀称,自己不仅专门撰文回忆了李英,因为他和顾城、谢烨、李英、刘湛秋均算熟悉,他还正在写一篇文章是关于这四人的故事,对于如何看他们,他说:“一言难尽,总之他们四人都有吧。”何与怀说,李英去世后,悉尼的文友联系上了刘湛秋。刘湛秋说,李英走的那天晚上,给他发过短信,感觉还好,说什么痛苦都没有。但就是那天夜里,她却走了。

何与怀回忆,李英去世前三年多,患了鼻咽癌,一天比一天严重,脸部变形了,身体消瘦得像一阵风也能吹得起的一张薄纸。她又回到二十年前来到悉尼后的初八年里的状态,不见任何外人,特别是华人。他们拒绝西医治疗,也谈不上认真求救于中医,我们几个朋友,只有担忧的份,什么也帮不了。

对李英去世,何宇怀说几个在悉尼的文友早有思想准备。但这个样子的走法,还是相当意外。一种莫名的凄凉袭上心头。

“1993年顾城砍杀妻子谢烨然后自杀。而这一切李英逃不了干系,虽然事件发生时她已经离开了奥克兰到了澳大利亚的悉尼。”何与怀说,李英在悉尼隐居了八年,才在悉尼文坛公开露面,让多年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本地作家、诗人同行们次亲睹芳容。

那是2002年3月10日,悉尼作家协会为她的长篇小说《爱情伊妹儿》举行新书发布会。1963年出生于北京的这位女人,现在自称为“麦琪“,即将四十岁,已不再年轻了,又经历了太多的变故,早年那清纯的样子已了无踪影。她像受惊的小鸟,声音低微,难得发笑,即使笑起来也决不敞开,或者更多的是让人无法忽略的苦涩。在发布会上,她的发言,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陪同李英出席发布会的刘湛秋,更是尽量不引人注目。

顾城朋友不原谅李英

文昕:没听说她身体有那么差

昨日,成都商报联系到顾城、谢烨、李英当年的好朋友文昕,之前纪录片《流亡的故城—纪念顾城逝世二十周年》,媒体要采访顾城的姐姐顾乡,当时顾乡不愿面对媒体,就派了一个他们信赖的朋友,也是顾城生前的女性朋友文昕出面接受采访完成纪录片。

文昕是顾城遗作《英儿》一书中“晓南”的生活原型,是李英与顾城、谢烨悲剧的一位直接见证人。因为李英在1986年6月的一次“诗会”上认识了谢烨、顾城和文昕,曾由文昕带着去顾城家聚会。

日前,也联系到了文昕,她对于李英去世的消息完全不知晓,甚至有些不相信,“没听说她身体有那么差。”对于李英的态度,文昕是厌恶和痛恨的,她说,在记忆里,李英一直是一个小女孩儿,但后来,她一直认为是李英破坏了顾城和谢烨的生活。

顾城用在《英儿》一书中几封写给“晓南”的重要书信,都是写给文昕本人的,并保存至今。为了澄清围绕顾谢悲剧的历史谜团,她曾写有大量文章,并出版了纪实文学《顾城绝命之谜—(李英)解密》一书,她的文章应当有助于世人了解历史真相,使人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并审视李英和她的作品。

顾城笔下的“英儿”

当她抛弃了我的时候

我可以死

《英儿》是顾城与妻子谢烨合作的小说,也是顾城自杀身亡前的绝笔之作。该书被评论界称为,一部真切的情爱忏悔录,书中主人翁与作者同名。全书以女主人公英儿和顾城的相恋为缘,表现了一个现代离世者的极端心理和异常恋。《英儿》的卷首语:“你们是我的妻子,我爱你们,现在依旧如此。”顾城甚至希望英儿和他一样感激妻子。每当英儿要他选择时,顾城总会说: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离开我,我都必死无疑。他在《英儿》里反复吟诵:“雷,我的恩。”(雷是顾城在书中对妻子的爱称。)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穿海蓝的裙子,像小女孩似的在风中飞跑。也许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跑步的样子,上学的样子,但她蓝色的裙子确实像海水一样,在风中飘动。

我在她身后说话,看她一步步走着,裙衣不知怎么在飘动中变成白色。我们在山间看见那片水了,是好几个人一起去的,石头在溪水中间交错,鱼躲在石头下。你对我说有人把你的鞋藏起来了

我的所有记忆都围绕着她,英儿就是因为这个,才游离开来。在所有我看得见的夜里,她都不得安宁,她离开了我。但我知道这是我的,日日夜夜我忍受着可怕的感觉,那直接的感触和影象不断出现,可怕极了,当她抛弃了我的时候,我可以死,但是她的身体活着,我死不安宁。

英儿甜极了,她能引起我早年清晰的愿望。她留给我的,就像她从我这里拿走的一样多。

我们太像了,我们是两条毒蛇,出卖了彼此的宝贝,我们的牙相互咬着,鳞光闪闪发亮。我们如此相象,以至于彼此咬一口的时候,就是自己咬了自己。她怎么能把我的动作给了别人呢。《英儿》节选

文昕笔下的“英儿”

平和之中暗藏危险

她是小恶魔

《英子》,是顾城、谢烨、李英三人的好友文昕写的文章,曾发表于《莽原》杂志。文中的“英子”,指李英。文中的“雷”,指谢烨。文中的“城”,指顾城。

我心里的英子,是一个永远的小女孩儿。

英子,我的妹妹!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呵,它是那么亲切、那么近,近得我伸出手就能触摸得到。

后来发生的好多事情让我困惑,那是你吗?

我一直想恨你,为了许多说得清和说不清的事情、为了雷和城的家。

记得你要动身去W岛前后的许多日子里,我的心里充满忧郁,我太知道你,你的可爱和你的漫不经心,它们足以把雷和城苦心营造的家彻底毁掉。我没有想到,我的担心竟然全被证实—你的出现终于酿成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恶果

英子,英子是好看的英子,英子是一个于平和之中暗藏危险的英子!可是那些年,我和雷居然对此浑然无觉,我们那时走到那儿就喜欢把她带到那儿,英子在我们的眼里还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她的眼睛墨如夜色,一笑起来,里面就跳动着聪明的亮光,一闪一闪。两只弯弯的小发穗像月亮一样环抱着她圆圆的脸,那种小女孩儿般困惑、天真的神情,永远让我觉得心生爱怜。英子也就是用这个打动了城,并且终让城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确恨英子,我后来找到了城曾有过的感觉,我知道了城为什么爱了英子而后就万劫不复。英子着实是一个罪恶的小魔鬼!小小的英子,从真实的白天里、从我的心里消失了。英子一心一意地要去W岛,她要去找她灵魂中的爱神,城。城那时对英子来说是一个的理想、是英子不能躲过的命、是英子魂与梦的归宿。我太知道英子当时心中的感觉,虽然后来英子自己否定了那时的自己,用她的一本儿书—英子面对可怕的结局、面对她创造出的爱情悲剧和她自己人生中的真真假假、是是非非,她害怕了。英子从此再不说真话,她害怕真话、害怕面对真实的自己、面对过去的是非曲直、面对一页页刻在英子生命中的回忆。英子后来写了那本书《魂断激流岛》,我看那书看得全身一阵冷、一阵热,我太难受,我替英子写这本书的动机难受、替城难受、替雷难受,我也替自己难受。我一看她写的那本书就全身发烧、想说胡话。我和英子,记忆和眼前的英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并不是一点儿不懂英子的“苦衷”,而是因为太懂。在英子的书里,我读出了她对我矛盾的感情,读出了隐藏在字里行间真真假假的爱与恨、也读出了她给我的情感留下的陷阱。我开始害怕这个小女孩儿,这个我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都不可能忘的小妹妹!我们曾经一起走过太远的路途,我们的记忆纵横交错地重叠在一起,我们即使分别也息息相通、密切相关! 《英子》节选

垃圾车厂家
糖果包装机
洗衣液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