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新疆军区某边防连趣事老军马放弃当

2018-11-30 18:01:58

新疆军区某边防连趣事:老军马放弃当“”

在祖国西陲中哈边境,阿拉套山和别珍套山之间有一片美丽的草原——米尔其克,它在蒙语中意为“青色的草原”或“开满鲜花的地方”,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米尔其克边防连就在草原边的群山之中。

会“爬山”的雾

米尔其克的春冬两季,是雾海。到连队的天,战士们就告诉我,米尔其克的雾会“爬山”。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站在连队的门口朝山下望去,那种感觉,真是如临仙境。那雾,如一张巨大的乳白色的羊绒毯子,将整个草原遮得严严实实。而在半山腰的连队,仿佛是传说中仙人的居所,飘在半空中。我正在惊叹,一旁的战士却说,等太阳出来了,会更漂亮。

大约9点,太阳终于从东边的山顶喷薄而出。阳光洒在雾层上,雾在顷刻之间如同仙女织的五彩绸缎绚丽多彩,金黄的、莹蓝的、火红的,有的好像在飘动,有的好像不甘寂寞的浪花,偶尔翻起一朵。我想,那底层的雾,一定是极想感受阳光的温暖,所以不停地向上涌起。我正奇怪怎么还不见雾“爬山”,战士告诉我,雾“爬山”还得等到11点呢!

11点刚过,雾果然开始向山脚“集结”了,开始还是慢慢地向着山上弥漫,过了一会儿,就迅速地沿着山谷向上升腾,像涨潮的海水,又像抢点的奇兵,一浪接一浪,真的是在“爬山”了。到了半山腰,雾开始漫过山嵴,可也像是爬累了,要喘口气一样,停了下来。大约过了10来分钟,雾又在翻动,向着山顶进发。不一会儿,就见雾环绕着山顶,一缕缕地向着空中飘去,渐渐散开,而雪山经过雾的洗礼,仿佛变得更白,更圣洁了。

“好兵狮子王”

“狮子王”其实不是兵,而是一匹军马,因为它的毛呈金黄色,奔跑时鬓毛在风中飘动,泛着金黄色的光,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雄狮,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雅号。

“狮子王”已经服役八年了,是连队当之无愧的元老。本来在四年前,它就已经退出了现役,可当卡车把它拉到半路上时,它竟从卡车箱中一跃而出,跑回了连队,眼睑上还挂着泪水。部队首长感其真诚,特批准它再服役四年。

“狮子王”温驯且善跑,是连队公认的“千里马”,八年里,它走遍了连队防区的每一个角落。每年新兵学乘骑、次巡逻,首长检查工作或连队执行任务遇到了不良的天候,都少不了它。而今年,它的体力却明显下降了,不但主动放弃了军马的地位,连平时吃草时,也经常独自望着山底下的草原发呆,可能是真的想念故乡了吧!现在,又快到了“狮子王”退役的时候,战士们对它的不舍更深了。

会“唱歌”的旦旦

旦旦是两年前连队从山下牧民那里抱来的一只小黄狗,如今,它不仅长得高高大大,而且练就了一手会“唱歌”的绝技。旦旦整天和战士们呆在一起,连队起床它起床,连队操课它也跟着乐颠乐颠的,连队开饭唱歌它就蹲在队列后面静静地听着。

有一天,连队开饭前唱《团结就是力量》,旦旦居然跟着节奏呜呜地叫开了,一句唱完了,它也跟着停,下一句开始了它又跟着叫,而且声音还特别大,乐得战士们都没法继续唱下去,气得连长踹了一脚正在“自我陶醉”的旦旦,可它仍一如继往地跟着“勤学苦练”。现在,只要连队集合唱歌,旦旦肯定蹲在队列,仰着头,伸长了脖子,张开嘴随着队列的歌声有节奏地发出叫声,不会抢拍子或拖长调,那神情,俨然就是队列中的一员。(杨良军)

星力六狮
二手叉车个人转让
上海宝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