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流年东征土地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0:02 编辑:笔名

这是一次的回归,只为找寻灵魂的归属!  ——题记  “大家快,翻过了前面那座雪山,我们就可以暂时摆脱白毛子的追赶了!”  说话的是一位坐在马上,年轻英俊,穿着虎皮大衣,头戴毡帽,神态却显沉稳老练的土尔扈特部年轻首领渥巴锡,在他的带领下,浩浩汤汤,启程前往他们的目的地——中国!  在启程前夕,也有不少人认为,既然为了摆脱沙俄残酷统治,部族西迁就可以了。但是向东进发,不仅路途遥远、艰险,而且会遇到沙俄军队的袭扰……  “呵呵!你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们这次迁徙不是为了‘迁徙’而迁徙,也不是因为大清朝足够强大,我们是为了寻根,为了回归我们的故土,我们的祖先是成吉思汗的护卫,我们祖先来自草原!我们土尔扈特部有一句谚语,‘无论走多远的孩子,总要回到母亲的身边’,所以,我们必须东征,一定要回到祖国!”  (1)  清中期乾隆三十六年,即公元1771年。土尔扈特部在首领渥巴锡的带领下,为摆脱沙俄残酷统治和争取民族独立,决议东征,返回故土!一路之上,他们不仅要经受严寒恶劣天气的考验,更要时刻提防沙俄骑兵的袭扰。沙皇俄国不允许“自己的子民”从自己的国家流失,对于帝国,那是一种耻辱,更是一种损失:他们还希望继续奴役土尔扈特人,做他们的奴隶,为他们打仗卖命……他们派出了大量的哥萨克骑兵堵截、追杀土尔扈特部人。因为沙俄骑兵头上都扎着白色的翎羽,结合他们的暴行,就像冬季刮起的白毛风——冷酷无情、惨绝人寰,土尔扈特人称他们为“白毛子”!  “可汗,大家都跑了一天一夜,已经走不动了,让大家歇歇吧!”作为渥巴锡信赖的人,扎布礼向来说话很有分量。扎布礼,比渥巴锡小三岁,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密无间,无话不谈。他们亲密的关系在土尔扈特部是公开的秘密!这次迁徙,他不仅是渥巴锡的私人参谋,也是这次迁徙途中重要决策者之一!  但这次渥巴锡没有听从扎布礼的意见:他想起了刚刚部族和白毛子的那场血腥厮杀——虽然在战斗中,他们成功击退了哥萨克骑兵的半路截杀,但也为此部族又牺牲了三十几个年轻生命。想到这里,他转而对大家,也是回复扎布礼:“我们现在还不能歇息,哥萨克会随时追来,我们不能再有人员伤亡了(回想一路以来,或被恶劣天气或遭遇敌人袭击,部族已经伤减了不少百姓,他们每一个曾经都是部族的希望)。大家再坚持一下,过了前面的大山,我们就可以放慢脚步了!”  大家虽然都已经精疲力尽,但是首领的话除了很有威望,更有一定的道理。为了活命,大家扶老携幼,互相搀扶,小心地向眼前的雪山进发!“大家小心,注意雪崩……”  “抓紧啊……”不知是谁一脚踏空,滑落进雪山深处。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陨落了!  到了山下,忽然又有人发现部族已经快断了水源。要知道,在这儿遍布沙漠、戈壁的地方。水,对于每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大汗,我以前前往内陆时,经过这里。我知道附近有一处水源!”扎布礼自告奋勇,使人完全相信他的诚意。  “好!大部队在这里休整,图巴,这里暂时由你负责警戒。扎布礼,我们走!”渥巴锡带领几个年轻力壮的部族小伙,跟随扎布礼马上去寻找水源……  在扎布礼带领大家转过一座山梁的谷口处,突然扎布礼停止了脚步。旋即,一对沙俄骑兵呈环形,站满了整个山谷口!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渥巴锡小声地嘀咕,不解其情!  “哈哈,当然是我扎布礼告诉的沙皇陛下!”随着一声冷笑,扎布礼马上露出了他小人得志的奸佞嘴脸。人所共知:在土尔扈特部:扎布礼和渥巴锡是草原上飞出的两只雄鹰,两人无论文采、武功,都不相上下。甚至扎布礼有超越渥巴锡的地方,但两人的不同,在于心胸。渥巴锡虽然凭借的是家族的势力,理所当然的顺利继承了汗位,但他对待部族百姓常常能礼贤下士,听取不同意见;而扎布礼则正好相反,刚愎自用、笑里藏刀,攻于心计。表面上,他表现出甘心依附和听从渥巴锡,还和他结为了安达(兄弟),但暗地里,扎布礼却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渥巴锡,他始终认为自己才配成为土尔扈特部的大汗。甚至这一次,为了能够谋得土尔扈特部大汗的职位,扎布礼不惜勾结沙俄军队,置民族大义于不顾,从土尔扈特部东征开始,扎布礼就利用一切机会向沙俄泄露部族的行踪,导致大批的部族同胞惨遭杀戮!  “扎布礼,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哈哈,渥巴锡!你还不知道吗?土尔扈特部的首领早应该是我扎布礼的,只是你借着家族的势力,才坐上了汗位。现在,沙皇陛下答应帮助我夺回汗位,我何乐而不为呢!”扎布礼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哼,卑鄙小人!扎布礼,既然你只想得到汗位,那么我给你。但他们是无辜的,部族百姓更是无辜的,他们可都是你的骨肉同胞!”说罢,渥巴锡就准备褪下手上象征汗王之位的“雄鹰之戒”。  “这……”扎布礼良心未泯,他也感到了这样做是大不义的。转过脸,轻轻看向沙俄骑兵统帅——图鲁斯!  “扎布礼,不要相信他的鬼话。杀了渥巴锡,你就是土尔扈特部的大汗了!”显然,图鲁斯有些不耐烦了。出发前,沙皇给他的密令:如果必要,可以连扎布礼一起消灭……但图鲁斯还是心存侥幸,他还是希望扎布礼和渥巴锡能够自相残杀,那样自己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也可以避免一些自己军队的损失!  扎布礼掏出腰刀,慢慢走近了渥巴锡,  “扎布礼,不准伤害我们的大汗!”渥巴锡的一名亲随小校拦住了扎布礼前进的道路。  “阿虎,让开!扎布礼,他是无辜的,请你别伤害他!”渥巴锡看了一眼阿虎,狠狠地将他推开,眼光里透出从未有过的冷漠和平静!  “可汗安达,沿着这条山路左转,可以避开沙俄骑兵的追击。你说得对:即使为了汗位之争,也是个人恩怨,我们的部族同胞是无辜的,为这点,你也应该是土尔扈特部首领。现在,我留下来与他们周旋,你赶快带领部族百姓离开此地吧!”扎布礼贴近渥巴锡,小声地与他耳语。扎布礼在关头,终于幡然醒悟,他想为部族做一点努力……  (2)  此时,在乾隆皇帝的龙书案前,放着一封“西北行军道大总管——兆惠将军的八百里加急文书”,兆惠信中提到:土尔扈特部正在首领渥巴锡的带领下,全体东归,回归清廷。并且,他们正遭受着沙皇俄国骑兵的追杀,请求朝廷马上增援。同时,信中还捎带了一封渥巴锡的亲笔信,主要内容是对乾隆皇帝的赞誉,和对极早融入中华民族的强烈渴望!乾隆皇帝把信拿在手里,思忖良久道:“来人,传朕口谕,传军机大臣马上到军机处商议军情!”  “喳!”一名小太监立即领命而去,生怕有半点迟疑而丢了脑袋。  所谓“君令如山”,哪个人胆敢对皇帝的旨意有丝毫的怠慢?不一会儿的时间,军机大臣便纷纷聚齐,立于皇帝面前!  “皇上夤夜召集众臣,想必有重大军情?”武英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福康安首先开口,虽然因为打扰了好觉感到心里不悦,但在皇帝面前,他不敢有一丝的表露,强装笑颜、慢声细语的向皇帝问话。此刻,用“卑躬屈膝”形容他,一点也不过分!  但乾隆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侧眼看看他:“你们先看看这个!”乾隆从龙书案上拿起那封信笺,交给太监递给福康安。文书由他手中很快在军机处每个人手中转了一圈。  “你们有什么意见?都说说。”乾隆打破沉默,直奔主题。  “皇上,老臣以为,自圣祖康熙爷时期,我朝与沙俄签署《尼布楚条约》开始,两国已有百年再无争端。此时,我们不宜为此小事与沙俄再动干戈!”说话的是东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梁国治抢班出列,发表自己的意见。  “是呀,皇上。老臣前两年,戍守边关,与白毛子士兵交过手,他们的确很难对付。”  “皇上,现在正值康乾盛世、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实在不宜再动干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主张“和平”的占大多数,其中又以福康安为首。  “和珅,朕看你在旁边一言不发,只是哂笑,是什么意思?”  “呵呵!”未启说话,和珅习惯性地先谄媚一笑。  “回皇上,奴才刚才在想,当年圣祖康熙在攻打台湾以前,也曾召集过御前会议。以索额图和明珠为首的两派,围绕‘弃’和‘保’争辩的不可开交,但康熙爷还是力排众议,作出了收复台湾的千古功绩!”  “你是想要朕收留他们?”乾隆皇帝此时,也是犹豫不定:“毕竟,打仗不是说着玩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皇上,臣的意见是接受土尔扈特部,而且皇上应该亲自接见他们的首领。皇上请想,其一,现在西部的回疆和西藏,北边的准格尔,随时都想脱离我朝的疆土,寻求自治。现在土尔扈特部的民众主动回归天朝,寻求我们的庇护,我们绝不能错过!倘若朝廷对他们的请求置之不理,可想而知,今后会有更多的百姓脱离我朝,不再信任朝廷;其二,我们也可借此机会,狠狠地教训一下沙俄,防止他们得寸进尺,侵我边界领土……”和珅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大义凛然,当然并不是他全然为国家利益着想。他有自己的打算:一则这番话,一定能使土尔扈特部对他感恩戴德,他也曾听人提起,土尔扈特部是一个富裕的民族;二则,这样也可以使昔日反对他的大臣们,在皇帝面前多为自己美言几句,皇帝也会对他多一些好感;其三,如果自己经手这件事情,上上下下所有和这件事情有联系的官员,免不了借机向他“孝敬”好处!有此三条,和珅何乐而不为呢?  “啊……”  “皇上,臣同意和大人的意见,这场战争绝不是一次简单的军事战争,而是一次政治战争!”乾隆皇帝刚要表态,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刘统勋抢步应和和珅。  “臣,复议!”  “臣,也复议!”   “……”  军机处的局势很快发生了巨变:当初坚决支持福康安的一些人,低着头悄悄站在了和珅一面。  “臣——复议!”就连当初主张放弃土尔扈特的福康安,也一个站了过来。  “哈哈哈,好!这次是难得的所有人能达成一致!传旨:封和珅为钦差,全权负责迎接土尔扈特部;命令西北道行军大总管兆惠,为迎接先锋。待土尔扈特部一进入国界,马上提供一切军需帮助。对胆敢跨入我国境内追杀土尔扈特人的沙俄军队——杀无赦!”  “皇上英明,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3)  在新疆阿拉山口,“可汗,你看!”渥巴锡随着阿虎手指的方向,手搭凉棚,看见天空有一只近似雄鹰的大鸟在空中徘徊,它叫“海东青”,是草原各民族敬仰的神鸟!  “原来是这个畜生在监视我们,难怪哪里都有白毛子追兵呢!阿虎,把弓箭拿来。”  “可汗,‘海东青’在我们草原百姓中可是神鸟,伤害它是要受到长生天责罚的!”侍从阿虎自小就听草原上老人讲授“海东青”的传说,善意地提醒渥巴锡。  “哈哈,这我知道。如果长生天真的要惩罚肇事者,那就让我渥巴锡一个人承担吧。为了我们整个部族,我情愿自己承担所有罪责!”渥巴锡对天长叹一声,毫无迟疑的搭弓射箭。  随着一只羽箭射出,正在天空盘旋的一只“海东青”旋即栽落下来。  与此同时,“阴魂不散”的沙俄骑兵也列队出现在渥巴锡他们对面。  刚刚一箭射下“海东青”的喜悦在脸上还未完全退去。眼前出现的沙俄骑兵已令渥巴锡再次眉头紧缩了,一路之上,天灾人祸的打击已经令他的部族损伤惨重,他不确定,这次还能否顺利地冲破敌人的防线?  正在渥巴锡踌躇之际,忽听一声大喊。  “大汗,您看,是大清朝的‘青龙白虎旗’,朝廷给我们派来了援军!”一名土尔扈特人兴奋地呼唤,那人曾经到国内陆经商,所以认得大清朝的旗帜。  只见一群八旗将士,盔明甲亮,威风凛凛,一路风尘,风驰电掣般来到交战地点!  “大汗,您受惊了!这里就交给我们,您快带领部族百姓,先行离开。李副将!”  “到!”  “现在,由你带领渥首行到达西北军大营,面见兆惠将军。”  “是。渥首领,请!”经过无数个死里逃生,渥巴锡脸上总算有了舒心的笑容。然后,跟随引领士兵离开了这里!  “哈哈,白毛子,你们这群豺狼,现在该我们收拾你了。”清军将士磨刀霍霍,显然对眼前的这群“猎物”很感兴趣!  敌方将领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面面相觑,面露狐疑之色。但他们显然明白,来的这伙人是土尔扈特部的援军,是自己的敌人!图鲁斯习惯性的举起他的弯刀,向部下发出进攻的命令!旋即,一场大战在双方展开……  清军八旗士兵显然不同于土尔扈特勇士,个个骁勇善战,刀法娴熟。加之,清军是以逸待劳,早就奉命等在阿拉山口,迎接土尔扈特部。在精力上远远优于沙俄骑兵。清军中,还混杂了许多汉族兵士,他们满怀一腔民族大义,打起仗来,更加卖力!图鲁斯是一个阴险、狡猾,吃不得半点亏的家伙,他明显看到了清军士兵优越的战斗能力,自己的士兵转眼就死伤了过半,甚至自己都险些成了俘虏。  “他们太厉害了,我们快撤!”  “哈哈哈!”身后留下的是中国士兵欢呼胜利的声音!  (4)  在乾隆三十六年,即公元1771年五月,土尔扈特部在渥巴锡的带领下,历经千山万水,千难万险,终于到达了新疆伊犁!消息传到北京,正在庆祝自己六十大寿生日的乾隆,立即取消了朝廷为自己庆生的活动,马上着手安排自己亲自接见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为了方便和照顾渥巴锡的民族习惯,乾隆皇帝还特地把接见地点定在了离草原更近的“承德避暑山庄”。   “传旨,命和珅安排渥巴锡乘朕的龙辇过来。”此时的乾隆,也真切看清了这次“接见”背后的巨大政治意义,他要把文章做得更大(乾隆不愧为千古明君)!  在伊犁,和珅对渥巴锡说道:“渥首领,皇上对您可谓尊敬至极,据我所知,现在正是万岁的千秋寿辰。皇上特意取消了宫中的活动来见您,还亲自派来了自己的龙撵接您,这在其他少数民族首领,可是绝无仅有的!”  渥巴锡跪地听完和珅念完圣旨,泣涕连连:“我渥巴锡代表所有土尔扈特人,发誓永远忠于大清王朝,以圣洁的乌斯娜雪山为证,保佑乾隆皇帝万寿无疆!”   共 529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羊角疯该去哪里治好

上一篇:跟海子说

下一篇:雨还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