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要案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29:34 编辑:笔名

“谁扔的饮料瓶?”  派出所里,李所长声色俱厉。  属下一个个耷拉着脑袋,默不作声。  “到底谁扔的?给我站出来!”  李所长敲击着桌子,咆哮着。  大家依然沉默,无动于衷。  李所长用威严的目光扫视着全场,继而,降低了声调,缓和了语气。  “同志们啊,我们是执法单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我想是不需要多说的,”李所长咽了口唾沫意味深长地说道,“人民警察为人民,有困难找人民警察,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这话说的多好啊!可是,你看看……”  李所长竟然有些哽咽。  “今天早晨,我一到单位,就发现了这个饮料瓶子。它就这么躺在大门口,是那么的显眼,又是那么的碍眼。里面还有小半瓶没有喝完,浪费不说,也不环保啊。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们单位,我心痛啊,同志们!当时,我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你们猜咋滴?我差点把它拿起来喝了。”  说到这,李所长深情地望着大家,满面忧郁。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错误谁都会犯,不是连毛主席都七分功劳,三分过失嘛,是不是?关键是要敢于承认,勇于改正。做人要堂堂正正,一名公安干警,连扔个饮料瓶子都不敢承认,这也未免太荒唐了吧!说吧,到底谁扔的瓶子?”  大家面面相觑,然后继续保持沉默。  李所长强作的笑颜瞬间荡然无存,他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这时,刚从警校毕业的小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李所长眼睛忽的一亮:“小李,是你扔的?”  小李惶惶地摆手:“不是!不是!所长,我是说,一个小小的饮料瓶子,用得着小题大做吗,我出去捡起来不就得了嘛!”  “到底是不是你扔的?”李所长追问道。  “不是!不是!”小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是你扔的不用你捡。好汉做事好汉当,解铃还须系铃人,谁扔的谁捡。真相大白之前,饮料瓶子谁都不许捡,我们要保护好现场。”  李所长愤愤地盯着小李,余怒未消。  “小李,你只是个初生牛犊,说的倒轻巧。什么小小的饮料瓶子,依我看,你这个见习生才是小小的。”  李所长有些怒不可遏。  “天天喊什么大案要案,什么是大案要案?这就是大案要案。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芒,一粒老鼠屎也可以坏了一锅好汤!一个饮料瓶子看起来事小,但它牵扯到我们公安干警的形象,反应出我们公安干警的素质,影响到我们公安干警的声誉。说到底,这不是个一般的饮料瓶子。”  李所长情绪明显激动起来,他有些信誓旦旦。  “不是没有人承认吗?好办!今天,我非把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不可。”顿了顿,李所长又说,“我们今天就成立一个专案小组,专门侦破这个饮料瓶子案件。”  下面有人哄笑。李所长狠狠地扫视,笑声消失。  他沉思了一会,又把征询的目光投向下面。  “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提一下,只要是有助于侦破此案,什么都可以谈,意见一旦被采纳,在年终考核上可以适当加分。知情不报,或是消极怠工的,将坚决予以处分。希望大家畅所欲言,毫不隐晦。下面开始讨论吧。”  一阵沉默之后,属下开始懒洋洋地交谈起来。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手机铃声响起,李所长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手机贴在了耳朵上:“喂,谁?刘家滩的?什么?小麦?二十袋?前天被偷的?”  李所长直了直身子,左手卡住了腰,不满地说道:“前天被偷的,怎么今天才报案?昨天一场大雨把脚印啊,手印啊都冲去了,还怎么去破啊……奥,今天才发现被偷了。这样吧,我后边派人过去。今天我们有一件大案要破,没时间啊!好的,再见!”  看到属下停止了议论,都在偷听他的通话,甚至有人窃窃地笑,李所长大为光火。  “光棍儿起早,心思不少!都他妈的赶快讨论,哪来的猴儿精神!”  下面一阵骚动,接着又开始嗡嗡起来,好像牙疼病人的呻吟。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李所长从桌子上抓起手机,扫了一眼,马上接住。电话是一个暗线打来的。  “李所长,员外村阿庆嫂家又在聚众赌博。”  “哦,”李所长迟疑了一下,“这次你给我侦察好了,妈的,上回你报告刘大头家有人赌博,我们开着吉普,去了四个人抓捕。去后才知道,两个老头儿在赌象棋,筹码是一局一只香烟。没办法,只好罚了两个老东西每人两条烟,还不够他妈的油钱。你注意了,当阿庆嫂家的赌博人数在十人左右的时候,你报告一下,每人罚他两千,十人就是两万!明白了没有?嗯,明白就好,我今天繁忙,没有时间,我们这有一个大案需要侦破。好,就这样吧!”  放下手机,李所长在屋里来回踱步,做沉思状。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手机铃声第三次响起,李所长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把手机递到了耳朵旁:“喂,什么?十二个人打群架?双方动刀子了?现在情况怎么样?打完了?躺下了六个人?既然打完了,我们现在去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救人要紧,让他们的家属赶快送医院治疗吧。后边把他们统统抓来,罚他个万八千的,或是判个刑事,看他们还敢打架!现在我们很忙,我们手头有一个大案需要马上侦破。好了,不要婆婆妈妈的,不知道轻重!”  “妈的,事情都摊到一起了。”  放下手机,李所长自言自语。他表情凝重地瞥了下属一眼,眉头紧蹙。  倏地,他大声喊道:“停!  这突如其来的一喊,声如洪钟,吓得几个同志直哆嗦。  “不需要讨论了!这个问题很简单。同志们想,这个饮料瓶子的来源,无非两种可能,要么是从家里带来的,要么是从附近商店或是超市买来的。”  李所长看上去胸有成竹,“按照我的部属,此案今天上午可破,下面我安排一下具体分工。”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引长了脖子听令。  “老程,你带上强子和小李去附近各超市、商店调查取证一下,今天早晨,我们单位哪位同志买了饮料。做好笔录。工作要细,不放过任何一条蛛丝马迹。”  老程,强子,小李互相对视了一下,慢悠悠地起身离开了。  “大江,小马,你们二人去打探一下附近居民,今天早晨我们单位谁带着包或是方便袋来上班的,对于可以装得下饮料瓶子的包要马上查证,看看是否属实。”  大江,小马得令,迅疾离去。  “海子,你负责监听电话,一旦接到可靠情报,马上向我报告!”  “是!”海子回答的干净利落。  分工完毕,李所长长吁了一口气。他背着手,低着头,在派出所门口来回逡巡,若有所思。蓦地,他发现那个饮料瓶子依然静静的躺在原地。李所长忍不住弯腰捡起,先是闻了闻,然后细细端详起来。  “嘻嘻,所长!”  有人打招呼,声音很熟。李所长抬头一看,果然是她。那个天天拾破烂的老女人。破烂不堪的衣服,脏兮兮的脸。  “干什么?”李所长带着鼻音没好气地问道。  “这个给俺吧!”老女人用手指着那个饮料瓶子说道。  “不行,这是我们的证据!”李所长一脸的严肃。  “嘻嘻,什么证据?”  “我今天要搞清楚,这个饮料瓶子到底是谁扔的。”  “嘻嘻,嘻嘻,谁扔的?老疯子扔的呗!”  “老疯子扔的?”  李所长有点云山雾罩。老疯子他倒是知道,就是天天依依呀呀,把《天仙配》唱的跟“大河向东流”似的那个疯老头子。怎么会是他扔的?  “这个该死的疯老头子老调戏俺,你这个大所长也不管管,”老女人说着撅起了嘴巴,“今天早晨,俺在附近捡破烂,疯老头子来了,抱着个饮料瓶子,说要给俺。俺以为是真的,就过去拿。这个臭不要脸的老该死的非要亲亲俺不可,俺不干,他就解开裤子往饮料瓶里撒尿,俺吓得扭头就跑,他就追俺,嘻嘻,没有追上,就把饮料瓶子砸过来了……嘻嘻,俺只顾逃命,没敢回来拾呢!”  李所长呆呆地愣住了,他喉结急剧地抖动几下,似乎要呕吐的样子,饮料瓶子瞬间从他的手间滑落。 共 29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在线咨询
哈尔滨的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上一篇:练1

下一篇:苍穹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