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驻京办裁撤期限已至 县驻京办藏快餐店处理上访

2018-12-18 10:34:41
驻京办裁撤期限已至 县驻京办藏快餐店处理上访 内容提要:1月国务院发文件要求6月20日前所有省直机关和县级驻京办均须撤离北京,确需保留的地市级驻京办经过批准可以保留。

20日,记者来到江苏某县驻京办,该驻京办摘牌后藏身于一个快餐店,驻京办主任称工作压力很大,要处理上访和接待等繁重的工作。

天津北方网讯:现在的县,作为基层的政府,必须要自己争取机会才能求得发展,“省里、市里能对我们县里负责吗?能为了我们的事情那么上心吗?我们自己不跑成吗?” 根据4个多月前中央发布的驻京办撤消方案,2010年6月20日前,全国所有的省直机关和县级驻京办均须撤离。

其中特地提到,确需保留的地市级驻京办经过批准可以保留。

大限将至。

在这的时刻,各级驻京办在忙什么?它们是真的准备离去还是像外界推测的那样,改头换面,以另外的情势继续存在下去? 快餐店楼上的“办公室” “从快餐店正门进去,二楼就是我们的办公地点。

”江苏省某县的驻京办主任田飞这样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描述他们的“秘密”驻地。

此前,4月份,他们在省里统一安排下摘了牌。

在他们的驻地附近,看不到有“苏”字样的车牌,从楼外面看,这里只有一家普通的快餐店。

问了服务生,才知道非常偏僻的地方,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

二楼的布局,有点像早年的招待所。

一个年轻的“前台”见有人上来,马上问记者的来路,显得有些警惕。

进到房间里,才看到一个典型的“驻京办式”的摆设:写字台、大沙发、展示地方特色烟酒的玻璃柜子,墙上还挂着几副字画。

田飞正在电话里用江苏话处理一些“公务”。

挂断电话后,田飞面带委屈地说:“我们县不太有钱,每年给驻京办的经费非常有限,以前是5万块,这两年一直是10万块封顶,这点钱在北京解决生存问题都很困难。

但是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现在在北京租了两套房子。

我们在编人员加上我才两个人,剩下三四个人的工资都是我们自己承当,几乎没有给县里造成任何负担。

” 田飞说,像他们这种“当牛一样拉磨又不吃草”的“高效驻京办”,县里也舍不得撤。

该县驻京办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末,田飞于2001年从家乡来到北京任驻京办主任。

他曾经借住过老乡在京的房子,租住过小平房、连暖气都没有的筒子楼,“一开始在北京很艰难,又不能欠债,因为政府不认。

” 一开始,田飞的主要工作是接待,2003前后,介入到信访工作中。

“这边的办公室主要是接待领导,处理日常事务,我们在另一个公寓楼里还有一个两居室,主要用于接待上访的乡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