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罪火长歌第八十三章解脱

发布时间:2020-01-23 22:30:59 编辑:笔名

罪火长歌 第八十三章 解脱

······他要复仇,他要复仇······

······他的底牌,是失传的上古医道······

······残篇中记载的秘法:一种由灵药炼成的针,能够让人回忆起任何事情与任何细节,而代价是寿命······

······过度的回忆,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副作用。他不得不靠针来维持记忆······

八年过去了,他忘记的事情,忘记的人越来越多。鬼愁飞捕、翼钊、曦、应家的惨案、起殿下、靳凰、古道手术、零离涧、陈伯、甘晟、失忆的女孩,以及她心脏处诡异的悸动,甚至是他一生不敢忘记的两个人:墨苍与敏儿。他们都在一点点消失在他的记忆之中,无论他愿意与否。经历过的喜怒哀愁,根本不会留下丝毫痕迹。有时他一觉醒来会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与他人交谈之时会忘了对方是谁,恍惚之间不记得今年何月,甚至是自己的身份。他的大脑,已经千疮百孔。

他有印象的,就是那模糊的爱,以及刻骨的恨,但也仅仅是感觉而已。

当然,他还记得针。

如果连复仇的对象都忘记了,他还怎么复仇?他不愿忘记,如果临时的刺激不能维持他的记忆,那就将针永远留在身上。

他将针扎在手臂上,用绷带裹住。起初,这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时间久了以后,依旧无法阻止记忆的流逝。于是,一根不行,就两根,直到手臂上再也没有空余的地方。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会忘掉一些印象不太深的人。准确地说,除了墨苍与敏儿以外的人,他都有可能忘记,后来又多了一个末兵。因此,他有时还是需要再用一根额外的针来刺激记忆。

······

绷带化为灰烬飘飞,无数根墨绿色的细针从眢的手臂上脱落。

记忆仿佛一面镜子,轰然碎裂。

琴声缥缈,精神恍惚,幻象丛生。

“啊啊啊啊!”眢仰天怒号,一层细密的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渗出。紫色死轮陡然膨胀,升入峡谷上空,几乎在眨眼间将整个零离涧囊括在内。一时之间,天阴风残,庞大的死轮以逆时针方向飞速旋转着,仿佛要碾碎天下生机,连日光也被其吞噬。死轮下的紫雾突然沸腾,数道毒雾风暴无端暴起,在零离涧中肆虐。

姚慎也没有料到会有这番情况。但他发现,这些脱落的细针与甘晟口中那种眢用来刺激记忆的针极像,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机立断,纵身掠起,携着雷光的一拳直奔眢的后脑而去。

然而,眢几乎在瞬间回身,横身一掌将姚慎的拳头接住。

“末兵!无论是幻境外,还是幻境中,你都不是我的对手!”眢怒目圆睁,面如疯魔。掌间的毒焰即使隔着雷罡,仍让姚慎感到一阵灼痛。

眢手腕一翻,反扭过姚慎的手臂,顺势逼近一步,擒住他的肩膀。脚下虚浮,接着迅速拔身而起,直向头顶的死轮掠去,转瞬间便将姚慎带入高空。

姚慎自知不妙,断喝一声:“噬!”旋即周身雷光暴涌,电芒四射,将眢炸开。接着脚底雷光一闪,向一旁闪去。

眢并没有管他,身体仍然向上飞掠,来到死轮中心,悬于其上,恍若魔神降世。

“同样的亏,你吃一次还不够吗?”眢面色灰白,双目紧闭,手臂托举,犹若祈祷。

姚慎眉头微皱。接着,身下的峡谷突然传来阵阵轰鸣。但是由于浓郁的紫雾的遮掩,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蚀!之!海!”

随着眢的话音,一道又一道黑色的水柱喷涌而上,如同从地底射出的毒箭,将天空锁成一片死阵。零离涧之下本就分布着数道地下暗河,这几日间,眢已将暗河尽数化为毒水,此刻在其召唤之下顿时破土而出,向空中的姚慎射来。姚慎不敢怠慢,踏着雷光,小心躲闪。

这还不算完,眢的面色再度白了几分,峡谷中的轰鸣声愈发震耳欲聋。接着,骇人的一幕出现了。悬于绝壁上的瀑布竟然缓缓抬起,从紫雾的遮掩中现身,其中奔涌的尽为毒水,仿佛一条黑色的毒龙。零离涧顶上,清澈的河流仍在不断流淌,然而当它越过断崖、汇入瀑布的一刹那,便化为毒水,成为毒龙的一部分。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门立在河流与瀑布之间,阴阳相峙,泾渭分明。

毒龙腾起,呼啸袭来。

姚慎面色凝重。先前,他们的计划是利用幻象配合正面的战斗,逐步消耗眢的力量,并扰乱眢的神志,一点点摧毁他本就脆弱的理智,将他逼疯。彻底陷入疯狂中的眢会迷失在幻境中,直至消耗殆尽。那时,就是杀死他的时机。

可是,他们也没有料到全力爆发的眢竟如此凶悍。暴涨的毒雾比起原来竟然瞬间扩散将近一倍,连原本身处安全地带的甘晟一同吞没进去。甘晟下半身残废,不能自己移动。他既要保持幻境,又要保护离儿,必然自顾不暇。如果甘晟倒下,“离人碎梦”便会消失。一旦眢恢复理智,他很快就会弥补自己先前的损耗。到那时,任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而眼下,眢虽然皮肤已经开始泛白,但看这恐怖的声势,还远未到油尽灯枯的地步。甘晟那里,却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看来,要让他疯得更深一些。姚慎眼瞳中的毒龙越来越大,面色愈发坚决,双拳紧握,用力之深,以致其指甲刺破了掌心。

······

断崖之上,离儿几个闪烁间来到甘晟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快!我带你走!”

“不!”甘晟面色发黑,却依旧坚定地喝道,“你走!”

“你疯啦!”

“没有,我很冷静。”甘晟的声音开始虚弱下来,“姚慎还在里面,九罪琴不能距离眢太远,否则就会功亏一篑。你先走,等你离开了毒雾,我就能用‘易意知冥’多坚持一会儿。快!”

闻言,离儿知道这种时候不是多言的时候,当即向外围飞速掠去。

“死电鳗,他娘的信你一次。”毒气攻心,两道漆黑的鼻血像蚯蚓一样流出,甘晟苦笑着,虚弱地道,“别让老子失望啊。”

离儿逃出紫雾之中,甘晟咬破舌尖,瞳孔中的血色褪去,感官恢复。六九弦和鸣一颤,一层薄薄的音壁浮现在自己体内,毒素的蔓延才勉强慢了下来。

就在这时,零离涧浓郁的紫雾深处,突然亮起一团碧绿色的光芒。旋即,空中的死轮剧烈颤抖起来,渐渐缩小,直至消失而去。接着,将整条零离涧吞没的紫雾急剧变幻,其深处的碧芒仿佛一颗爆炸的太阳,由内及外,眨眼间扩散而出,扑面而来的气浪将甘晟连人带琴掀飞,扑面倒地,生死不知。

碧芒爆炸过后,正午的日光重新洒入零离涧。

紫雾消散而去,似乎从未出现过。瀑布继续轰鸣而下,湖水激荡。大地裂开一条条巨大的裂口,露出其下神秘的地下暗河,水流清澈,有的裂口上还生着淡淡的彩虹。鸟鸣声,虫鸣声,渐渐在山野间响起。草木丛生,枝叶翠艳。

“甘晟!甘晟!”离儿一边呼喊着,一边向断崖赶来。她看见扑倒在地上的甘晟,立刻冲上前来,小心翼翼地将他翻过来。看见甘晟鼻孔下那两道漆黑的鼻血,不由地花容失色,焦急地呼喊着甘晟的名字,可是甘晟却没有任何反应。

离儿的眼眸渐渐泛红,颤抖地将手指伸到甘晟的鼻尖下。

“哈!”突然,甘晟坐起身来,在离儿的耳边大盛喝道。

“啊!”离儿这一下被吓得不轻,直接向后跌坐在地,眼泪一下没有控制住,夺眶而出。

“哈哈哈哈!”见状,甘晟一把抹掉鼻血,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有病啊!想吓死我是不是!”离儿气急败坏地爬起身来,一脚跺在甘晟的脚踝上,恶狠狠地碾了碾。

“轻点啊,你这丫头怎么总是那么粗鲁。”甘晟苦笑着,小腿条件反射地往回抽了抽。

“嘁,明明是你自己贱······”

话未说完,两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甘晟面色有着一些茫然,心神一动,久违的知觉传来,小腿竟是颤抖着抬起。接着,又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疼。

甘晟面色变幻,从茫然,到难以置信,再到震惊,化为狂喜。他手掌撑在地上,双腿胡乱踢蹬着,拼命试图站起。

“别急,我帮你。”离儿笑道,“你瘫了太久,需要一点时间练习。”

离儿将手臂伸到甘晟面前,也不扶他。甘晟抓着她的手臂,借力缓缓站起,再将离儿轻轻推开,双腿虽不断颤抖着,却也堪堪支撑起了他的身体。甘晟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张开嘴巴,千言万语涌上喉头,都化为疯狂的大笑脱口而出,一把将面前的离儿拥入怀中。

半晌之后,笑声渐歇。甘晟松开离儿,两人泪水未干,面带笑意,相对而视。

突然,离儿眼神一动,惊讶地道:“别动!”

“怎么了?”甘晟愣在原地,不明所以。

离儿伸出玉手,轻轻撩开甘晟脸侧的乱发,露出一对纤长的、并非人类的尖耳。耳朵十分稚嫩,似乎刚刚生长出来、

“这······”甘晟很快反应过来,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又动了动耳尖。虽然仍有些难以置信,但比起刚才的脊椎愈合,明显是镇定了许多。

“是刚才的碧光!”离儿惊喜地道,“我们赢了,甘晟!”

“我就说我们能赢的,哈哈哈!”甘晟大笑起来,挥手一招,脚下的九罪琴虚浮至身前,双手同时奏起第二弦与第七弦。

“走,我们下去看看姚慎那个家伙断了几条腿。”

······

零离涧,绝壁之下,乱石堆积。姚慎跪在乱石之前,沉默垂首。

······

毒龙呼啸而来,瞬间将姚慎吞没。片刻之后,姚慎从毒龙头顶破出,跃入高空,头发掉了一半,衣衫破烂,满身都是溃烂的伤疤。

“祁让!这里!”

眢条件反射地望来,只见姚慎脚踏雷光,双目处银光璀璨,右臂高擎,掌心外翻。细小的雷蛇在其周身浮现,狂暴的雷霆汹涌而来,在掌上凝聚成一支如腰粗、数丈长的巨型雷枪。枪尖所指,并非是眢,而是不远处的一处绝壁之下的一座普通的小屋,那里也是整片零离涧中处没有弥漫紫雾的地方。虚幻的青轮悬在小屋上方,顺时针缓缓旋转。青轮中央,生机如漏斗般飘洒而下。

“你想干什么?”见状,眢脸色大变,厉声喝道,同时操控着毒龙向姚慎撞来。

姚慎心情复杂,因为此时此刻的他,与那时的姚彬几乎一模一样。他丢掉龙鸣枪,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能变成第二个姚彬。但是······同样的杀招在自己手里施展出来,连目标都一样,只是没有龙鸣枪而已。

来不及犹豫,姚慎咬紧牙关,虎腰旋拧,顺势带起肩臂,如同蛟龙翻江,一把将雷霆巨枪掼出。但在终出手时,他的手腕还是向上微微抬了抬。

雷鸣电啸,仿佛是苍天在宣泄怒火。雷电巨枪重重轰在绝壁之上,整个峡谷都微微颤了一下,炽白色光芒穿透紫雾,令人不敢直视。数吨乱石崩塌而下,砸在绝壁之下的小屋之上。

“不!”嘶哑而绝望的吼声响彻峡谷,眢森白的眼珠几乎彻底变成红色。

毒龙轰然撞上空中的姚慎,姚慎从空中摔落,如同一只折翼的鸟儿。

“混账!混账!混账!”眢彻底陷入疯狂之中,毒龙破碎,化为毒雨倾泻而下。

毒雾席卷,毒雨漫天,零离涧彻底化为地狱,唯有琴声依旧缥缈。

幻象滋生,却一道接着一道被疯狂的眢粉碎。

毒雨再多,仍有落尽之时。当一滴毒雨落下之后,眢突然冷静下来,面色茫然。

我、我在干什么?这是哪?

等等,这、这里是零离涧,我在······我在······

“让儿,你在干什么?”苍老的声音突然在眢的背后响起。

“是你!”闻言,眢立刻暴怒,立刻回身一掌将墨苍老人的幻象击碎。

“你骗我。”背后再次响起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犹如铁石相击,但其语气却悲伤无比,“我们都是受害者,你既然要报仇,为什么杀我?为什么?”

眢猛然回头,只见一个满脸鲜血的青年正站在他的身后,一片片墨蓝色的铁甲正从他的皮肤上生长出来,终将他活生生变成了一个铁打的怪物。

“是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是凶手。”当一片铁甲覆盖住青年的眼睛时,他向眢投来一个恐惧的眼神,“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杀我?”

“你、你是谁?”眢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嗓子问道。

“眢!你不用救任何人,你先救救祁让吧!

眢回头来,眼前是一张仿佛是碎肉拼成的脸。

“为什么······”

青年的声音愈发虚弱,眢转身望去。一条条裂缝从怪物的铁甲上生出,接着,铁躯骤然爆裂开来,血肉飞溅。眢大惊失色,满脸冷汗,连退数步,突然又想起那个癞脸人,便又转身去寻他。

但那人已经不见了,唯有琴声缥缈,和一道痛苦的哀嚎。

“眢!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们、你们是谁?”他的精神彻底崩溃,“我又是谁?”

“你是祁让吗?”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如同一个落水者抓住稻草一样,他立刻寻声望去,看不清相貌,只见得一个女子虚幻的倩影。

“你认识我吗?”他颤抖着,试探着上前半步。

“不知道,你是毁了我家的那个人吗?”

“······”

“你是毁了我家的那个人吗?”

半晌之后,生死轮倒转,眢浑身散发出璀璨的碧光。接着,将整条零离涧吞没的紫雾急剧变幻,其深处的碧芒仿佛一颗爆炸的太阳,由内及外,眨眼间扩散而出。所过之处,生灵复苏。

一个浑身惨白的男人从空中摔落。半空中,其身上无数道伤口爆裂开来,终变成一个残破的血人坠在奔腾的地下河中,只留下一片殷红的血花。

远处的山巅上,身穿黑色紧身衣的鬼面人将这一切收入眼中。

宝丰县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专家门诊
合肥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成都诊治白斑病医院
湛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