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寻根”研究遭受很深误解

发布时间:2018-12-02 16:39:36 编辑:笔名
“寻根”研究遭受很深误解 2004年,英国掀起基因寻根热潮,在全球范围寻找成吉思汗后代;2008年,美国成立考察团队,探访成吉思汗墓葬所在。

“成吉思汗与中国渊源更深,但却是外国人在寻找他的墓葬和后代。

”谈起国内人类生物学研究的处境,王传超有些无奈。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2005年12月建立,是目前我国从事人类生物学研究的高校实验室。

从基因角度探讨人类学,不仅可左证理论研究得出的结论,也可帮助定夺年代旷远的争议,“惋惜全国研究人类生物学的人太少。

” 虽然专业人才急缺,但王传超他们的工作仍属冷门,甚至遭到很多误解。

在一次项目答辩时一名做细胞信号通路的老教授曾质疑王传超:“你做的这些研究不过是测测DNA,整理数据,编编故事,今天做完曹操讲一个故事,明天做完孔子再编个故事,究竟有什么意义?”王传超认为这反映出当前对人类生物学的误解很深,“寻根”调查和姓氏家族的基因研究,不是讲故事那末简单,而是在厘清人群遗传结构,为其他应用性研究打下基础,“比如癌症患者,我们通过对照他和他祖先的基因,就有机会找到致病的突变位点,研发预防和医治的手段。

” “很多人强调,科学研究要解决实际问题,带来经济效益。

由于对应用性研究支持力度大,基础科学研究就喜欢套上运用的帽子,‘纯科学’只能蜷缩在应用下求得生存和发展。

”王传超认为,科研就像盖楼,基础科学是地基,地基还没夯实,怎么能强调楼层是不是够高、是否能卖好价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