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阿特波斯 第四十六章 兰兹镇攻防战(二)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5:14 编辑:笔名

阿特波斯 第四十六章 兰兹镇攻防战(二)

在维庭军团长派的传令兵几次催促下,第七十二师才在下午四时到达兰兹河南岸,比军团长要求的时间晚了整整三个小时。

维庭铁青着脸看着第七十二师师长雷蒙爵士,虽然他严重迟到了,但是维庭作为军团长也很难处罚这个家伙,因为他是普里敦亲王克努瓦耶家族的旁支。

虽然被顶头上司用极为不善的眼神看着,但是雷蒙·诺·克努瓦耶并没有任何的惧色。原本他作为克努瓦耶家族的旁系,米歇尔七世的堂兄,普里敦派系亲信中的亲信,对于南方军团长的位置就觊觎已久,然而在前任军团长费尔法克斯男爵突然逝世后,因为雷蒙爵士本人正在南特列与亲王密谈的缘故,没能在夺取南方军团控制的事上立下寸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军团长的位置被维庭拿走,因而他本人对于新任军团长很不服气,并且仗着靠山米歇尔七世处处与维庭作对。

尽管现在被维庭军团长凶神恶煞地看着,但是雷蒙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本来就是故意拖慢行军速度,不想让维庭迅速拿下兰兹镇,所以他也早就料到维庭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几个师长都在这里,维庭没办法当场发怒,但是他也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这个和他作对的克努瓦耶。

“我命令!”他高声说着,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第七十二师为主攻,务必在今晚拿下通向兰兹镇的桥,打通进军通路。”

“我拒绝。”

“你敢违抗军令?”维庭死死地瞪着雷蒙,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把他一口吃掉。

雷蒙也毫不示弱地瞪回去,理直气壮地说:“我军经过长时间的急行军,现在需要休整。”

这种乌龟爬一样的速度也叫急行军?维庭现在简直想把马鞭直接甩到这张可憎的面孔上,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既然如此,那第七十二师就好好休整吧,这次的战斗你们就不必参加了。”

雷蒙的脸色不由一沉,这是要完全不给他立功的机会。他越发厌恶起这个维庭起来。先前的命令摆明是要他的部队去做炮灰,而被拒绝后就干脆不给立功的机会,这叫他如何能忍。

“第七十二师有八千人,是南方军团精锐的主力部队。如果我们不参战,要是打输了,你要怎么和亲王殿下解释?”

这个混蛋还真把普里敦亲王当做军团的上司了!维庭怒火中烧,南方诸侯只是把亲王奉作,可不是把他当主子的。“克努瓦耶师长,我们南方军团可不是普里敦的军队!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改换门庭,你现在就可以脱下这身军服,去南特列侍奉亲王殿下左右!”

这番话也叫雷蒙发起火来,他梗着脖子,大声地回击。“你是要质疑亲王殿下的统帅和领导吗?那么就请军团长大人说说看,我们南方军团现在又是为什么和帝国为敌的?”

这个质问叫维庭不由一滞,说不上话来。比起其他的南方诸侯,他们南方军团的叛乱是占不住理的。他们可是帝国的军队,直接受皇帝命令的军人,在南方没有任何的土地和法理义务。如果说普里敦亲王和其他南方贵族提出诉求还有一定说法的话,那么南方军团就是完完全全的叛乱,要是没有米歇尔七世在他们头上撑着,他们是不会受到舆论的任何支持的。

看到双方的火气越来越大,尤其维庭军团长已经气得红了眼,第八十八师师长达拉第赶紧出来做和事老。“还请冷静,还请冷静!都是一起作战的同袍,何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呢?”矮个子的达拉第赶紧挡在两个人中间,但是他的个头太矮,并不能挡住维庭和雷蒙凶狠的对视,“我们现在还是先想出拿下兰兹镇的计划来,要是等亲王和几位公爵都到了我们还没有半点进展,那岂不是要在亲王和公爵们面前丢尽了脸?”

达拉向为人圆滑,和同僚们相处得都不错。他本来不是普里敦派系内的成员,但是在维庭夺权的时候,他马上就看风转舵,投向了亲王,因而没有像那些被软禁在南特列的同僚一样,在豪华的别墅里吃苦头。

维庭和雷蒙都与达拉第关系不错,因而这次他们也就碍于达拉第的面子暂且放弃争吵,不过两人依旧板着面孔,不理对方。

不去看那张让自己恶心的脸,维庭对达拉第说道:“达拉第师长,让你的炮兵团在河边布置好阵地,午夜我们就发起次攻击。”

“午夜?”达拉第惊讶的看着军团长,“是要夜袭吗?”

“不错,我们不能给对方太多时间,不然要是西部行省的援军赶到,我们拿下兰兹镇的难度就更大了。”

“那么炮兵的目标是哪里,那座桥吗?”

“不,不能炮击那座桥。”维庭摇头道,“那座桥是关键的交通线,要是炸毁了桥,后续部队渡河就要花费更多的功夫去征集船只了。我选择夜袭,就是为了尽可能不损坏那座桥。”

对达拉第解释完后,维庭又看向了第七十五师师长。“道威斯师长,你的士兵能在午夜之前赶制出足够的舢板船吗?”

道威斯皱起眉头,脸色不是很好看,毕竟他的部队现在正在干的活可不想是军人该做的事。“以现在的进度,能凑出一次运送一千士兵的舢板,但是质量不敢保证,您要不要给士兵们每人发一些救生用品?”

听到道威斯师长的话,维庭原本难看的脸上又忍不住露出些许笑意。道威斯这话说得就像是在向他推销商品一样,虽然其本意并非如此。

“不用了,我的骑兵有马总不会被水淹死。我们在上游找到一处较浅的流段,您的部队也一同渡河吧,比斯港的海滨应该教会了他们游泳吧?”

“好吧,我会让我的人做好准备的。”道威斯叹了一口气,接受了这个命令。虽然军团长的语气让他很无奈,但是第七十五师被人揶揄而不是次了,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玩笑。何况这次维庭军团长给他的也不是坏差事,和第六十三骑兵师一同袭击敌人的侧翼,显然是立功的好机会。

“那么主攻由哪支部队担当?”

维庭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雷蒙,冷哼了一声。“除了第七十二师,其余所有留在这里的部队都为主攻,先锋由第六十四师担任。”

第六十四师师长点头领命,其他人也没有异议,只有雷蒙铁青着脸,对自己没能得到出场的机会,在心底狠狠地诅咒维庭的作战失败。

——————————

在南方军团完成了做战部署的同时,北岸的兰兹镇驻防军也在紧张的准备着应敌。帝都的通讯很快就恢复了,并且杰里柯子爵和西塞尔将军从陆军部得到两个好消息,由奥布莱恩将军率领的芒斯特军队正在火速驰援兰兹镇,同时,密特塞等几个靠近德为得的中部行省的军队也在向德为得靠拢,一旦在兰兹镇展开决战,那么帝国方面的军队将不只是五万人,而会加上中部行省的三万常备军,一共八万人迎战叛军,双方的兵力差距已经几乎不存在了。

同时陆军大臣古德里安也对杰里柯子爵和塞西尔将军下了严令,要求他们必须守住兰兹镇。一旦兰兹镇失守,那么这些援军都失去了意义,决战就会在德为得打响了。

得到死命令的杰里柯子爵和塞西尔将军一刻也不敢休息,时刻观察着河对岸的动静。

“看起来我们的敌人至少要有三万人啊——”老将军放下望远镜叹息道。他看到的那些部队旗号,有不少还曾经和他并肩作战过,而今天双方却要刀兵相见,这让他不禁唏嘘起来。

“敌人或许会夜袭。”杰里柯子爵冷静的说道。

“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之前陆军部说敌人的间谍在德为得特意制造了混乱,攻击了陆军部大楼和提亚马特宫,这明显是敌人准备发动全力进攻的一个信号。我想普里敦的军队应该不远了,南方军团一定想要尽快攻下,为后面的大军打通前往德为得的道路。”

老将军听了不禁点头,这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那就来吧,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

午夜时分,达拉第的炮兵团首先打出战斗的信号,数十门迫击炮一同发出怒吼,炮口发出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夜,也让兰兹镇守军时间察觉到了敌人的攻击。

数十发炮弹越过兰兹河,向北岸的阵地飞去。也有几枚角度不对,落在河里,不过大部分炮弹都还是落到了守军的阵地上,然而,凭借着坚固的防御工事和彻夜的戒备,轮炮击没能给守军带来太大的损伤。河对岸也迅速做出反应,打开了探照灯照在河面上,谨防敌人渡河。

第六十四师的士兵开始向严防死守的桥梁发动攻击,因为炮兵特意绕开了桥梁发射炮弹,桥上的机枪堡垒基本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密集的火舌打得第六十四师的士兵抬不起头,波人刚上桥就被打了回去。

关注着战局的维庭军团长和他的参谋们都皱起了眉头,敌方的火力和他们估计的不同,桥上显然还有隐藏的机枪堡垒,火力密集程度已经不是士兵的肉体可以强行穿越的了。

“还是让炮兵攻击桥上的敌军吧,这样伤亡实在太大了。”看到第二批士兵又被打了回来,参谋长坐不住了,他立刻就向维庭军团长建言。

“再等等。”维庭摆了摆手,拒接了参谋长的建议,反正伤亡的不是他的嫡系,他也不心疼。

很快,对岸阵地就对南方军团发动了还击。部署在北岸的迫击炮也开始开火,先前第八十八师炮兵团开火发出的火光让北岸注意到了敌人炮兵的位置,从北射来的炮火全部向炮兵阵地招呼,密集程度比起南岸先前的火力还要猛烈。

看到敌方有比自己这边还强得多的炮火火力,维庭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了。他转头对参谋长问道:“康诺特只有五千人的编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迫击炮?”

参谋长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大炮,只能用迟疑的语气回复自己的长官:“可能是为了防守兰兹镇,特意调集来的吧。”

维庭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看炮弹的数量,北岸至少有上百门大炮,这么多迫击炮没道理全放在兰兹镇。如果是在德为得,那么上百门火炮的火力还会让维庭觉得有些少,但是小小的兰兹镇也有这么多重火力,就让他感到有些不可置信了。

“会不会是那支帝都警备部队的装备……”

副官亨利的嘀咕落在维庭军团长的耳里,倒是叫他起了几分疑惑。虽然不觉得那支宪兵部队会有多强的战斗力,但是毕竟是把“帝都”两字放在番号里的部队,装备这么好倒也有些可能。

就在维庭和他的参谋们对敌方会有这么多火炮感到疑惑时,北岸的第二轮炮击来了。先前对于第八十八师炮兵团的轰击卓有成效,南岸没能接上炮火支援,所以北岸的第二轮炮击就打向了整个南岸阵地,一发炮弹甚至落在了维庭的指挥所周边。

指挥所顿时都震动起来,被炮弹飞溅起的泥土都砸到了维庭的双角帽上。指挥所设立的时候自然考虑过受到敌方炮火攻击的可能,所以必定是在火炮射程之外的,但是现在对方的炮弹都打到指挥所边上来了,这下不仅是参谋长,连维庭军团长本人都坐不住了。

“该死!他们的迫击炮为什么能打这么远?”

参谋们面面相觑,参谋长的脸色尤为难看。“或许是式的迫击炮。我听说过,但是因为南方军团还没有列装,并没有亲眼见过。”

维庭把拳头狠狠地砸在桌上,他现在感觉自己之前着实有些小看了那只宪兵部队。既然南方军团没有列装,那么西方行省的常备军也不应该会有,所以只可能是帝都警备部队的装备了。

“马上派出传令兵,让道威斯尽快抵达预定位置,对敌方阵地侧翼发动攻击。现在战局的胜负手就要靠他们了。”

“第七十五师只赶制出了少量的舢板船,部队要分好几个批次渡河,道威斯师长应该在我们发动攻击之前就已经让部队渡河了,现在派人去只怕来不及吧。”参谋长有些担忧地说。

“就是游也要游过河去追上他们!我们的马难道不够快吗?”维庭发起了火,大声地吼道。

面对发怒的上司,参谋长也不敢再说泼冷水的话,立刻就派人去了。

“对面在侧翼方向会不会也布置了火炮?”一个参谋提出了疑虑。

维庭叹了一口气,虽然目前的劣势让他焦躁不安,但是作为指挥官,在战场上是不能失去冷静的。“应该不会了,就算有也不可能有太多。既然对方在正面已经部署了这么多的火力,不太可能还会有多余的火炮部署在侧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维庭自己心里也知道,要是对岸在侧面也部署了相当数量的火炮,那么战局就会是一面倒的对他们不利了。

不知为什么,维庭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这一次的战斗会和他的布局有很大出入,似乎有一块黑云压在他的心头,叫他坐立不安。

——————————

月光下,道威斯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冷汗。他的周围到处都是枪弹的声音和骑兵突击时的喊杀声,原本漆黑的夜,现在也被战火点得晦暗不明。

维庭的预感还是应验了,道威斯带领的第七十五师和第六十三骑兵师的两个旅,在兰兹镇东面不到十公里的地方,迎头遇上了从德为得和格拉摩根交界地带基森驰援而来的一万芒斯特军队。

为了隐蔽,道威斯没有让部队打起灯光,仅凭微弱的月光寻路,因而当他们发现一支军队出现在附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规避了。

指挥一万芒斯特军的伊赛尔·诺·奥布莱恩男爵遇上道威斯的军队时也吃了一惊,但是他马上就判断出这不是友军,因为现在德为得附近没有哪一支部队有那么多的骑兵。在打亮灯光,看到南方军团的旗帜后,他毫不犹豫地就命令士兵们发动攻击,曾经名震全大陆的雄鹿兵团就如豺狼一般,山呼海啸地发起了冲锋。

道威斯听到从对面独特的芒斯特口音,就知道这是芒斯特的雄鹿兵团。他心中不禁暗暗叫苦,芒斯特人出了名的骁勇善战,当年被米德莱特斯二世纳为臣属的芒斯特公爵邓加尔一世,率领帝国的铁骑踏遍了整个大陆,是被誉为西留尔名将的传奇人物。而如今,就要他来领教一下芒斯特人的英勇了。

他慌忙让第六十三骑兵师的骑兵们发动冲锋,从两翼侧击敌人,而本部的第七十五师排开阵型,开始射击。

夜晚的混战容易造成误伤,当双方纠缠在一起时,往往谁都分不清彼此,道威斯很快就失去了对部队的掌控,除了他身边的直属连队,其余部队他连位置都弄不清在哪里了。

战局开始往维庭不能预测的方向发展。

曙光门诊
长春哪个医院看牛皮癣可以
贵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清远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中山治疗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