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九洲武帝 第四百五十章 两个剑客、一个疯子(一)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3:40 编辑:笔名

九洲武帝 第四百五十章 两个剑客、一个疯子(一)

这种时候,已经无需多言。

男人之间,行动往往比语言更加有力。

只有女人才会在乎语言。

三个人呈掎角之势站在这片林间空地上,山风一吹,黑风寨那个方向的血腥味就被吹了过来。他们没有去看身后追来的萧执事三人,也没有去看已经远去的同院学员,他们只是互相打量着。

“在下肖梦蝶,南疆边陲之人。”

肖梦蝶首先开口,然后望向第五听云,这意思很明显:彼此认识一下。

第五听云回望肖梦蝶,道:“第五听云,嘉陵省人,也是你回到学院之后的同窗兼室友。”

肖梦蝶笑着和第五听云点头致意后,又把目光移向了胡安超。

胡安超面无表情,道:“胡安超,江赣省人。”

第五听云补充道:“这是我们的师兄。”

随后相顾无言。

身后的压迫已经临近。

第五听云扬剑,胡安超屏息运气。肖梦蝶则飞上旁边的树枝,折了一枝细木条。在面对身后那压得他们呼吸困难的元力之时,三个年纪相差无几的少年,这时都挺直了胸膛,他们体内的血液在疼痛,他们知道此战凶多吉少。

但,那又怎样?

三人齐笑,转身。萧执事和两位当家先后落到地面,在看见三个少年面上那无畏的神情之时,饶是萧执事,心里也不禁有些诧异。

大当家见萧执事停下,小心地问道:“执事,那些逃走的娃娃?”

萧执事扬了扬手,道:“无妨,笋儿山连绵千里,量他们也逃不了多远。”

话已至此,大当家和二当家都闭口不再言语。

萧执事盯着眼前三个略带着稚气的少年,不知怎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他仿佛在这三名少年的身上看到了他当年的影子。同样的桀骜,同样的骄傲,同样的无畏,同样的重情重义!

第五听云双手握剑,一左一右两道光华不断流转,似乎在迎合着第五听云的呼吸和脉搏。萧执事看着他的时候,他也一样在看着萧执事,这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尽管动手时戾气十足,但此时彼此对望,却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留下姓名吧。”

终于,萧执事收回目光,说了一句令众人都没有想到的话。

“哈哈。”肖梦蝶手中木枝轻扫,带起嘶嘶风声,“姓甚名谁,不过代号而已,留与不留,于你于我并无裨益。”

萧执事深看了肖梦蝶一眼:“好,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

话音未落之际,第五听云就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压迫瞬间倾倒过来。定睛一看,大当家和二当家身前哪里还有萧执事的身影。

“小心!”

胡安超大喝一声,毫不迟疑地双手作掌,朝天轰出。

砰!

一声轰响。

萧执事从天而降的一掌,在第五听云和肖梦蝶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和胡安超四掌相对。掌力迸发的刹那间,胡安超的面色登时涌上一抹潮红,然后只听得一声闷哼,胡安超哇地一口鲜血喷出。

一个照面,胡安超毫无还手之力。

灵玄境圆满和不圆满之间的差距,竟犹如天堑。

咔。

第五听云和肖梦蝶终于反过神来,只见胡安超所站立的地面已经开裂,胡安超的双脚已经没入土中。第五听云意念微动,左臂一震,极力掷出离人剑,一道银白的剑芒射向倒悬空中的萧执事。

与此同时,大当家和二当家反应也自不慢,各自施展身法纵跃而来。

“大河之水——天上来!”

肖梦蝶手中木枝立起,终吟咏着诗句的同时,一个旋身,木枝作剑横扫出去。呼呼,一道炽烈的剑气从那木枝中拉出,迎风暴涨间切向飞掠而来的大当家和二当家。

轰轰。

两位当家轻哼一声,极为不屑地拍出两掌。掌力和剑气相撞,元素力量瞬间爆开,撞击点附近的几株大树直接被炸成齑粉,可见力量之猛。

大当家和二当家被阻之时,离人剑也咻地一声擦着萧执事的身体飞射出去。

萧执事在空中腾挪一周,恰好躲过离人剑后,再次从上而下两掌轰出。双脚嵌入地中的胡安超无奈一咬牙,心念一动,顿时一抹猩红充斥了他的双瞳,他仰头望向萧执事,双臂再次上举,去迎那两掌。

这一次,胡安超的双臂间隐隐有猩红之色在徐徐腾升。

“啊——”

四掌的掌力尚未交汇,胡安超就先咆哮了起来。

咆哮声后,是闷雷般的撞击声,以及清晰可闻的吐血声,间中还夹杂着尖锐的碎裂声。

原来是元素力量倾轧释放的能量过巨,导致双方各自的元力已经不足以保护各自的身体了。而那尖锐的碎裂声,正是胡安超的两只衣袖在被一点一点撕碎而发出的声音。衣袖碎裂之后,肖梦蝶清楚地看见了胡安超双臂上螺旋盘绕的猩红血丝,那种血色是从胡安超的皮肤里面渗出来的。

轰隆!

巨响声再次从四掌相接的地方传出。

一圈无形的力量冲击波以其为中心迅速扩散。

大当家和二当家眼见情况不妙,恐受波及,二人对望一眼,很是默契地调头就跑,眨眼间已经来到十丈之外。

而离胡安超较近的第五听云和肖梦蝶两人,则首当其冲地受到了这股元力冲击波。两人有心运转元力进行防御,可那道冲击波的力量实在太过霸道,直接将二人掀飞,二人一声闷哼,吐出血来。

第五听云和肖梦蝶二人尚是如此,更别说承受力量直接的胡安超了。

咔咔。

胡安超脚下三丈内的地面,这时直接全然裂开,就像是那连续干旱了七八年的皲裂地面。横七竖八的比手臂还要粗的裂缝,就像是一道道自然形成的沟渠,遍布了林间。

这还只是掌力释放出来的道余波。

轰。

又一道余波从上而下轰击在地面之上。

那些裂缝瞬间扩大,并且还在朝着更远处蔓延。

两道余波不仅由上而下,同时也在从内而外地扩张。

被道余波击飞的第五听云,身体尚未落地,又被第二道余波打中,他只觉体内气血翻涌,十分难受。但他咬紧牙关,守定心神,他的内心在狂啸,他在对离人剑和坤母剑下达命令!

咻咻!

一道银白、一道灿黄,两道光华如电光一般射出,逆着那朝四周扩散的余波朝中心飞去。

这种时候,第五听云被余波送了出来,远离掌力倾泻中心点的他虽然重伤难免,但起码一时半会死不了。可胡安超就不一样了,胡安超比任何人都要正面地硬扛着萧执事的掌力,那可是灵玄境圆满的力量,若任由萧执事发力,胡安超绝无活路!

嘶!

同一时间,从肖梦蝶的方向同样传来一道破风之声。

那是一段木枝,作剑的木枝!

毫无疑问,木枝和离人、坤母二剑的目标一致。

显然,肖梦蝶此时此刻的想法和第五听云无异。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南京新协和医院王锡富
亳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呼和浩特男科医院哪好
三亚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