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拣宝 第592章 有宝,速来!

发布时间:2019-10-13 08:43:54 编辑:笔名

拣宝 第592章 有宝,速来!

这个时候,王观愣住了,惊疑道:“什么大买卖?”

说实在话,王观多少有几分疑虑,违法的事情他肯定不做的。所以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已经在考虑怎么委婉拒绝了。

“这里没有外人,那我就直说了吧。”与此同时,高庄放下了酒碗,小声道:“王兄弟,你就不好奇那些海捞瓷的来路吗?”

“嗯?”

王观一怔,随之冒出了一个念头,也下意识的低声道:“你发现了一艘海底沉船?”

“啪!”

高庄一拍桌子,竖起大拇指道:“王兄弟就是厉害,我才起了头,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说得没错,我有七八成的把握,一个地方底下有沉船。”

“果然……”

适时,王观露出了然的笑容。不是他马后炮,实际上在前几天,高庄请他帮忙鉴定一大箱海捞瓷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毕竟能够一次性拿出那么多的海捞瓷,而且瓷器都是新出海不久,不像是常年累月收集的结果,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高庄发现了沉船,或者沉船的地点,才有这么多的收获。

“王兄弟不要觉得我在撒谎,所以才轻易把这事告诉你们。”

此时,高庄也很坦诚,叹气道:“其实无意之中发现那个地方之后,我就自然以为发大财的机会来了。谁知道打捞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以我的能力,能在边沿位置摸捞点东西就算不错了。设备不行,根本没有办法潜入更深的地方探索……”

或许有人觉得高庄蠢,既然知道设备不行,那么赶紧去买更先进的设备呀。然而。设备不是关键,关键是没钱啊。

就算高庄捞了一些瓷器,但是经过王观的鉴定,这些东西的价格不是很高。当然。把箱海捞瓷卖了,肯定足够他再买一条渔船。问题在于,这些资金根本不足以支撑他打捞沉船。

重要的是,高庄人是长得粗犷点儿。但是心里却一点也不粗犷。相反,十分精细的性格让他明白,在中国的海域打捞沉船,如果没人为他保驾护航。估计东西打捞出来之后,他无非是得到一些没什么意义的表彰,以及几万块的奖金罢了。

为人作嫁衣裳的事情。高庄肯定不干。但是明知道有座金山等着自己的挖掘。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真是非常的憋闷。

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与其眼睁睁的看着金山却不能动,不如找人合作。所以权衡利弊之后,高庄决定拉王观入伙。毕竟在他的感觉之中,王观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如果真的把沉船打捞出来。肯定不少了自己的好处。

“海底沉船啊。”

与此同时,王观莫名一叹,也不用怀疑,他自然动心了。一艘船十座墓呀,送上门来的好事,哪里有往外推的道理。

“王兄弟,怎么样。”高庄笑呵呵道:“要不要做这笔大买卖?”

“当然。”

王观肯定点头,也没急着问沉船的具体位置,而是沉吟道:“所谓亲兄弟明算账,高大哥打算要多少?”

“我爸在的时候,经常教育我,做人不能太贪心了,要知足。”高庄笑着说道:“所以我只要两成,多了我怕扛不动。”

“嗯?”

王观一怔,然后一笑,点头道:“知足者常乐,这是很好的忠告,确实需要铭记。”

说话之间,王观不再犹豫,立即摸出了,拨通了一个。

“喂!”

不久之后,传来俞飞白懒洋洋的声音:“寿宴参加完了,准备回来了吗?对了,在沪城的几天,应该逛过城隍庙了吧,有什么收获没?”

“拣到了一只茶盏。”王观微笑道。

俞飞白明显精神一振,声音高了几分:“什么来头?”

“北宋官定!”王观顿了一顿,听到俞飞白羡慕的叫声之后,才继续补充道:“而且是比较稀少的黑定,盏内有孔雀蓝曜变油滴斑纹!”

“什么?”俞飞白好像蹦跳起来了,声音高了好几倍:“xxx,你赶紧给我回来。”

“别急呀。”王观笑眯眯道:“不仅是黑定,另外还得到了一枚黄玉扳指。”

“黄玉?和田黄玉?”俞飞白惊疑道:“你拿这东西和黑定茶盏相提并论,那么玉扳指应该不简单吧

。”

“嗯,是不简单。”王观笑道:“德叔鉴定说,那黄玉是鸡油黄,而且还是籽料。”

“那还等什么,赶紧给我飞回来。”俞飞白顿时叫道:“黄玉呀,这样的好东西,我手头上都没有,怎么偏偏便宜你了。”

王观没理他,继续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黄玉扳指啊,坡梯形状,那是明代的宫廷物件。让我和德叔惊奇的是,扳指面上居然刻绘了百骏图……”

“玉扳指,百骏图?”俞飞白愣了一愣,隐约想到什么。

就在这时,王观又笑道:“百骏图绘刻的精妙,技术之高超就不必多说了,反正足够把陆崇明抛开好几条大街。”

“真的假的?”俞飞白怀疑道:“陆崇明好歹也是准大师!”

“大师算啥。”王观笑逐颜开,揭开了谜底:“要知道雕琢玉扳指的人可是宗师……”

“呲!”

一瞬间,俞飞白倒抽了一口冷气,立即恍然大悟,又无比震惊道:“传说中陆子冈奉皇帝命令雕琢的那枚玉扳指?”

“不知道喔。”

王观得了便宜又卖乖:“反正我确实在扳指孔眼里头看见了子冈款微刻。”

“啊啊啊……”俞飞白跺脚狂叫起来:“你这该杀千刀的混蛋,是在炫耀吗?有种马上滚回来,看我不把东西抢走。”

“羡慕吧?”王观笑眯眯道。

“你说呢?”俞飞白杀气腾腾道:“要是回来之后,不把玉扳指给我观赏三五个月,我马上就给陆崇明打,让他直接去沪城阻击你……”

“羡慕就好。”王观笑道:“那你想不想和我一样拣漏?”

“咦?”

俞飞白冷静下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来之前,你不是说过了么。如果发现宝藏就打给你,现在……”然而,还没等王观把话说完,俞飞白就惊喜叫道:“……等我。我立即买机票过去。”

“别急啊。”王观连忙说道:“这个宝藏可不简单,是在海底的宝藏。”

“海底宝藏?”

俞飞白一怔,立即反应过来:“海底沉船?”

“对。”王观笑道:“需要打捞的,你有没有这方面的门路。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只好找沪城的地头蛇帮忙了。”

“切,找苏家帮忙,小心被吞得连渣都不剩。”俞飞白威胁起来,又十分自信道:“何况以我手眼通天的本事。怎么可能没有门路。”

“有就好,赶紧过来,我们等你。”王观说道。也相信俞飞白不会让他失望。

“ok。多晚上我就到了。”

说话之间,两人结束了通讯。王观顺势回头笑道:“可以了,之后的事情不用我们管了,安心等人过来就行。”

“哦。”

高庄懵懂点头,眼中透出复杂之色,有兴奋激动,也有失落茫然。毕竟将巨大的财富拱手让人。哪怕事出有因,心情多少不会自在。

“算了,事到如今,多想也没用。”

借着几分酒意,高庄摆脱了心里的复杂情绪,又热情的招呼大家吃鱼夹肉。一餐海鲜宴下来,直到黄昏时分才算结束,连晚餐都省了。

之后大家又闲聊起来,渐渐的夜幕降临,很快到了晚上。大概是晚上**点钟的时候,王观立即收到俞飞白的来电,然后微笑招呼大家道:“走了,人来了,我们去港口。”

高庄家离港口很近,就是几分钟的路程。尽管现在是夜晚,但是港口依然繁忙,不时可见装货和卸运的工人来来往往。

此时,王观按照俞飞白的指示,慢慢来到了港口一个路段,只见这里停靠了一艘巨大的游艇,大概有五十多米长,十分豪华气派。

这个时候,俞飞白在站在甲板上挥手招呼道:“这里,赶紧上来。”

说话之间,一个宽敞的台阶滑了下来,接引王观等人登上大型游艇。不过,未等他们走上甲板,俞飞白就冲下来叫道:“东西呢,带来了没有?”

“急什么,来认识一下我几个朋友。”王观笑了笑,逐一引见起来,特别着重介绍高庄,暗示海底沉船的线索是他提供的,俞飞白应该明白怎么做了。

“飞白,客人来了?”

就在这时,船舱之中传来了唐清华的声音,却是让王观颇有几分意外。

“别奇怪,游艇就是他家的,听说有热闹可看,自然眼巴巴的跟来。”俞飞白解释了句,然后笑呵呵道:“大家进去喝茶吧,慢慢聊……”

在俞飞白热情相请下,几人慢慢走进了十分宽敞,装饰华美的船舱,唐清华就坐在其中,专心致志的沏茶。

“不要客气,都坐吧。”

察觉高庄几人有些拘谨,俞飞白友好笑道:“你们是王观的朋友,他也是我朋友,那么大家就是朋友了。”

王观一笑,也帮腔道:“主人好客,也不用太讲究,坐下来喝茶吧。”

在王观和贝叶的带动下,其他人也纷纷的坐了下来。同一时刻,俞飞白直接伸手,一脸期盼之色:“玉扳指……”(未完待续)

成都输卵管堵塞做手术多少钱
广州哪医院治精囊炎好
云南治白癜风的医院在那里
上海治疗女性不孕不育的费用多少
陕西宫颈炎的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