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老店和朋友

发布时间:2019-07-12 22:32:26 编辑:笔名

我不是太习惯把人称为朋友,因此我对认识的人都各自有一种称呼,比如同事、同学、熟人、邻居、或者老板、认识的、客户、家乡人。

除了朋友,我心里一直认为朋友是有某种需要的,并要报答的类别,是团体性质的,我的观念却是个体和独立。因为感情的取舍我很难能弄清楚,少了多了的事情,拿捏不住。害怕别人的付出而我无以为报,或者报答得不够好,反而让人闲话、抱怨,所以我不习惯有太大的恩情。

十一国庆,几个亲戚上这边来玩儿,晚上的时候到处找不到房间,四个人,两男两女。于是在微信上联系我,问我们住在哪里?我说了地址,顺便问他们要不要过来?因为他们是上来才想起订房间,结果去问到处都满了。

我走到广场上的旅店问问,前台处没人,喊了半天才有一个女孩子出来了,说满房了,难怪前台都不用坐人了;又微信联系我在江北那边的朋友,说也是满房。我在微信上说让他们在附近找找看,没有就到我家打地铺。

那时天刚擦黑,我后来辅导孩子作业,看会儿电视,已到九点过的样子。我又打电话过去问,他说他们已经开到解放碑去了,看那边有没?我家房子小,七个人挤肯定挤不到,但就让他们深夜人生地不熟的在外面到处去找,也不是办法,就说没找到就过来吧!是要挤点,能早点休息。

前面上网,预订旅馆到处都是已满,感觉要是他们自己去问很难!侄儿才跟我说,他是跟他妈妈上来检查身体,想在医院附近找一个住的,方便些!从那边开车过来我们这里大概要四十分钟,他觉得远了,检查要早起,他想睡懒觉,就不过来。我说那找不到在哪里睡觉呢?他说就随便找个什么洗脚城将就一晚都行。

想起在那边我有几个同事,我联系了之前我上过班的酒店,在渝中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晚上十一点过,我打同事电话问还有没有房间?电话很久才接,睡意朦胧,当晚碰巧她正好在店里的,电话打过去时我就暗暗祈祷:有房间,有房间!接通一问,真的还有一个,是个两张床的标间,问我要不要?我说要,先留着。她一顿瞌睡刚起,也不清楚那个剩下的房间有没有卖掉?说打前台电话问一下,问了还在,说因为一间了,要四百多,我说怎么那么贵?能不能帮我问一下少一点呢?

我的朋友是个很踏实放心的人,我把房价报过去,亲戚说也要,只要有个睡的地方就行!后来同事微信过来说,当晚值班的是我们之前认识的人,听说是我订,说三百四十八块就行,让亲戚到前台报我名字入住。我那一刹高兴,又挺感动的!很久没联系了,没想到他都还记得我,且一下答应给我优惠了价钱。平常酒店的入住率不高,只有十一黄金周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先前联系的同事把地址定位发给我,亲戚就导航了过去。

一会儿亲戚电话过来,说已经到了,我嘱咐他们早点休息,给同事发了一个感谢红包,她说我太客气了!只是一个小红包,因她本来加班值夜,又被我电话叫醒,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她一句话给我免了那么多房费,我又为亲戚们,找着了住处,心里无限感激。朋友,就是在需要时能够找得到并愿意帮助的人!够朋友,就是在解决事情时那种旧情分上毫不犹豫的果断。

那是一家特别的酒店,因为环境,那里特殊的环境让人记忆深刻:十八梯,老巷子,旧货市场,从革命时期就办过很多大案严案的五中院,在酒店后院,我们上班从工作室的窗户能看到法院内的情况,药材市场、日报大厦、有味道正的重庆当地火锅,眼睛面,大排档,烧烤,也有棒棒,外地妇女背着孩子在街上暗做白粉生意,同性恋问路,有重庆地道的本地人骂骂咧咧的脏话。可能是渝中乱,复杂的地方!也是有特色,人文风情明显的地方,我当时就住在酒店上行两三百米的跳蚤市场。

到那里上班是刚生了孩子过后,那时心情极度抑郁,社交也成问题,很不好找工作,一般地方招聘都是要有亲和力,语言表达能力强,善于沟通的,我都不行,连跟别人说话都害怕。那时找工作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有工资就行。

到人事去时,她们问我聘什么工作?我说就苦累的服务员也行,他们看我柔弱,怕累不下来,说宾客服务中心有个文员的工作,让我应聘那个。我非常愿意的,酒店各岗位的经验我都有,立马填了表,第二天就实习,在那儿度过了一两年时间,因为行为思想行为怪异,在很多人心中有一点印象,不光彩的印象!但又大概我是无害的,或者说是有些同情的,又有些执拗的一面,大家对我都还温和,有些非常善良的朋友!我喜欢那个地方也是因为那里怪异的现象多,比起那些见不得人的大怪,我只是小屋,所以旁人不会特别注意到我,但也不会忽视了我。我就在那种情况下在那儿五味杂陈的工作了两年。换来一段自我拯救的日子,和一些依旧在联系的同事。包括给我优惠了房费的那位同事,之前并没有与他有过多交集,没想到却那么的有情义!让我更觉那是一个很包容的地方,酒店包容我的缺点,而同事包容我的不联系。

后来离开是因为家里的事,又因为在这边申请到了房子,离那边太远。对于一个流动性太强的工作,七八年依然有很多老同事都还在那里做着,是较难得的。一些曾经的同行已经做成骨干精英。我想回去看看时,也因为有熟人还在,而让自己前去的脚步更坚定。

上次过去拿李子,因为同事在微信上发她们回老家摘的李子,我从小到大喜欢吃那个,看到图片诱惑,又勾起思乡之味,就说“好想吃”,她就说让我过去拿,我还真的就去了。多少或许也是想过去看看,她给我留了红红的一袋李子,没拿回家已被我吃了大半。

我家的猫也是在那儿抓的,另一个同事在微信上说酒店的猫咪下崽崽了,问有没有爱猫人士要养?儿子早就喜欢猫,我到那里去捉了一只白色的猫咪,取了个名字叫七月,现在已经长成半大个,非常调皮。给我捉猫的同事现在是部门经理,她家猫叫“八月”,我们偶尔联系,晒一下搞怪的猫,常常也特有乐趣。

现在也没有常常联系,只是遇着过节会有祝福语,微信动态会点赞一下,有事就打电话能联系,能说话,没事依旧各做各的,我还是不习惯太过于亲近,但喜欢那些快乐的画面,彼此能发笑的感情,“同事”大概是一种共同做事的现象,“朋友”是要深重一些的感情,我想我慢慢的,还是有了很多朋友,因为我也常常想要去帮助别人。

生殖器结核病症的相关原因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常见病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