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Cardboard过时了谷歌VR战略的秘

发布时间:2019-03-03 17:02:17 编辑:笔名

虎嗅注:VR正在成为2016年的大事件。未来两个月,Oculus Rift和HTC Vive头显的消费者版本即将全面上市,索尼Playstation VR也即将到来,相信届时我们将被一拨儿稿和体验文“洗礼”。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VR同样将成为5月18日的谷歌I/0大会(全球开发者大会)的重要议题之一。往年,谷歌已经通过Cardboard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移动VR的狂潮,但这对谷歌而言只是冰山一角,谷歌今年可能跳过这一廉价产品而推出一款真正对上述明星VR产品形成竞争力的新品。根据the VergeDieter Bohn近日撰文称,谷歌在VR战略上真正的武器是Project Tango。本文转载自the Verge,标题为《Google’s secret VR weapon is Project Tango》,由凤凰科技编译。

VR浪潮即将到来

谷歌VR新产品的定位应该会处在中间位置:它可以做式VR设备过去不能做的事,这些事目前只有用线连接到昂贵PC或者游戏机的头盔才能做得到;同时,谷歌的产品又需要用到,只是它的技术性能比其它头盔要弱一些,无论怎样,谷歌都将以更实际的方式参加到VR大战中去。我之所以这么认为,主要是因为去年我曾试用过Project Tango,我敢打赌在谷歌VR发展的下一步计划中Tango会是核心。

当时我体验了一些疯狂的演示样本,有一个是这样的:将一台Android平板电脑绑在脸上,然后开始在VR中行走,不需要用线连接到电脑;不需要摄像头辅助,平板可以自动为房间绘图;我可以探索一片缥缈的空间,里面有白色的树和漂浮的头。疯狂的地方在于谷歌员工也同样出现在空间中,包括Tango主管约翰尼·李(Johnny Lee)。在VR中我可以看到他的头,他们也可以看到我,大家在VR中的位置和在现实生活中的位置是一样的。当我碰触到VR悬浮头像时,我的手也在现实环境中碰到了约翰尼·李的肩。真够疯狂的!

在我们继续深入探讨Tango之前,先来回顾一下谷歌VR项目的一些进展。首先,1月份有报道指出,谷歌在公司内部成立了完整的VR部门。该部门的领导是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他的头衔是VR副总裁。巴沃尔曾经运营过谷歌APP部门,他还负责公司的Cardboard及其它一些VR实验。

去年,我曾与巴沃尔讨论过Cardboard和另一个名叫“Jump”的项目,Jump是一个开源VR摄像头设备设计方案,它可以与谷歌云计算平台搭配使用,一起制作立体声360度视频内容。就我的个人经历来说,它所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在移动VR中算得上是的。

本月初,《金融时报》披露了谷歌VR的一些新消息。据报道,今年晚些时候谷歌将会发布类似Gear VR的产品,这款产品将配备更好的传感器、镜头、坚固的塑料外壳。在下一代Android操作系统中,谷歌也会提升VR功能,到时我们将可以完全发挥的计算力,让VR体验更上一层楼。

移动VR的问题

看上去很美,但是问题并没有迎刃而解,移动VR仍然存在一个大问题。利用陀螺仪和指南针,Gear VR和Cardboard的确可以侦测头部运动,但是这些传感器并不。更糟糕的是它无法测量头部在空间中的位置。Rift和Vive之类的头盔可以侦测头部在空间中的位置,所以它们的体验更让人沉浸,你可以从容闪避,然后在虚拟世界中绘制真实世界的动作。

高端头盔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它们安装有额外摄像头,或者在房间内组建了激光阵列。这种追踪方式被称为“由外而内”的追踪,它的度更高、效果更好,可以确保用户真实世界中的行为与虚拟世界的行为是一致的。如果要使用摄像头,你就必须组建硬件、调整配置,而且配套头盔只能在安装了设备的房间才能使用。

如果头盔本身就可以追踪位置——“由内而外”追踪位置,体验无疑会好上很多。这样一来用户不需要安装额外硬件,还可以在任何房间使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消费级的硬件可以做到这点。5个月前,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基(Palmer Luckey)曾表示:“VR级的‘由内而外’追踪系统目前还无法应用在移动设备中。”

真的是这样吗?并非完全如此。刚才我已经描述过Project Tango体验,之所以演示功能可以良好运行,正是因为它采用了“由内而外”的追踪系统。在谷歌的AR和VR实验中,专业摄像头、传感器组成阵列,设备通过阵列来追踪自己在空间中的位置。它可以给房间以及房间中的物件绘图,更重要的是设备还知道以这些东西作为参照自己所处的位置在哪里——不需要额外摄像头或者预设绘图数据就可以实现。

谷歌的策略

据我猜测,《金融时报》提到的“更好的传感器“指的就是Project Tango使用的传感器。到目前为止,谷歌向公众展示的Tango VR功能并不太多。AR功能,可以在室内绘图,导航,我们所知道的主要集中在这几方面;在本周的巴塞罗那举行MWC上,谷歌也没有提供新的消息。实际上,Tango的VR能力远不只是室内绘图。

约翰尼·李(Johnny Lee)告诉我说,谷歌为Tango制定的目标就是让传感器成为智能的基础配置,正如GPS和指南针一样。去年约翰尼·李(Johnny Lee)曾说:“到了如今,你不会去购买没有GPS功能的,我希望Tango的普及度能达到这样的水平。”

放眼当今的市场,只有少数的原型可以直接支持Tango,联想高通就推出了这样的。等到Android开始接受VR传感器再大力发展VR业务,谷歌这样干似乎并不明智。将传感器植入式头盔中,然后开发新功能,让它可以直接与下一代Android沟通,这个策略似乎更好。一边开发式头盔,一边开发不需要支持的独立式头盔,这条路也不错。

没错,这些只是猜测,但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从战略上看,如果谷歌的产品无法与Gear VR区别开来,

Cardboard过时了谷歌VR战略的秘

它就很难造成巨大影响。Gear VR已经上市一段时间了,支持的APP和游戏也越来越多。除此之外,谷歌的产品还要与Rift、Vive、PlayStation VR竞争。

已经拥有开发出色VR产品的技术

我的预测可能是错的(或者是不成熟的),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谷歌的VR系统正在形成,它将会在5月的Google I/O大会上展示。I/O大会是面向开发者的,谷歌需要让开发者学会如何使用它。

去年,我曾问巴沃尔为什么Cardboard老是停在实验阶段,什么时候谷歌才会对VR真正认真起来?巴沃尔告诉我说:“在我们的VR投资中Cardboard只是冰山一角。”他还说Cardboard已经不再局限于“实验”,幕后已经有许多东西在正在开发。

如果谷歌真的明智,幕后的许多东西中应该有一件是这样的:一款VR头盔,它配有Project Tango传感器,新版Android系统可以直接支持它。只有这样做谷歌才是真正明智的。

友情链接
常德有哪些外科医院 胃溃疡的症状及治疗 股骨头坏死如何预防 贵阳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卵巢小细胞癌医院 黔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慢性颈部软组织损伤医院 霉菌性阴道炎医院 昌都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Prader-Willi氏综合症医院 昌都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脾切除手术医院 乳头内陷医院 山南有哪些全科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妊娠合并血栓性疾病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那曲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上颈椎不稳症医院 肾性尿崩症医院 阿里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特发性震颤医院 铜绿色假单胞菌肺炎医院 头部鳞状细胞癌医院 银川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吞入异物医院 尾蚴性皮炎医院 吴忠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下颌后缩医院 腺性唇炎医院 固原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系统性红斑狼疮性巩膜炎医院 固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胸主动脉瘤医院 性冷淡医院 心理咨询医院 小儿疱疹性咽峡炎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房缺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外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海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贵州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台湾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台湾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双河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青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全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昆玉有哪些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昆玉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其他医院 珠海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济宁有哪些三丙医院 清远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宁德有哪些三丙医院 阳泉有哪些一乙医院 中山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