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指间傻子能为爱情做什么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3:24 编辑:笔名

有一个人,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尾生。  有聪明人问他:“你怎么会叫尾生?莫非你是从尾巴里生出来的吗?”  尾生呵呵笑了:“你妈才有尾巴呢!”  那聪明人继续问:“那为什么叫这么个怪名字?”  尾生十分认真地说:“俺妈生俺的时候难产,你知道啥是难产吗?就是一个小孩在妈妈的肚子里不愿意出来。那时候俺也不愿意出来,妈妈的肚子里又背风,又暖和的,呆着多好。可是俺妈非要把俺生出来,俺偏不肯,把俺妈累得没劲了。听说,那天俺家炕上有一只猫,俺妈就一把抓住了猫的尾巴,那猫一叫唤,俺妈吓了一跳,俺也吓了一跳,想不出来都不行了。你说有意思不?”  “傻子!”那聪明人听完他的这个故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聪明人说的对,这样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可是这傻子不是那傻子,这傻子长大了竟然也知道食色性也的道理。尾生在这一年就有了一个和他要好的女人,这女人叫叶子。人们都不知道叶子是从哪儿来的。本来么,天下的女人像树叶一样多,又像叶子一样被风吹得东边飘一阵,西边飘一阵的,谁又能知道飘来飘去的叶子是哪棵树上落下来的呢?  叶子也是个傻子。她若不是傻子也不会和这个尾生搅到一起。  她喜欢尾生。喜欢他的原因是因为听了他给她讲了自己名字的来历。关于尾生的名字的故事别人听了直撇嘴,说他是傻子;可是叶子听了之后却乐得一个劲儿地拍巴掌,夸他有才。  叶子说:“只要你有才,就是傻子俺也爱你!”  叶子虽然傻,但是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这让她在傻气中又含着几分不傻。  尾生一见到叶子,嘴便咧得像一个瓢。  叶子一见到尾生,眼便眯得如一条线。  两个人互相看着,彼此欣赏了几回,恋爱关系就这样定下来了。  尾生和叶子谈恋爱,人前人后毫不掩饰。聪明人看了不舒服:“傻子啊!还谈什么恋爱!”大家也都以为,只有聪明人才有资格谈恋爱,傻子不配。于是就把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时不时地把恋爱的傻子议论一番,嘲笑一通。  这天,他和她又相聚在小河边。这是一条温柔的小河。眼下又是旱季,河水浅浅,涟漪缓缓,柳丝低垂,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去处。他和她常常在这里约会,还有一根高大的树桩,见证了他和她的一切。  “俺们恋爱,关他们屁事?这才叫饱汉不知饿汉饥!”尾生愤愤不平。  “就是,就是,又不生他们的孩子。”叶子附和着尾生的话,也显出满脸的不高兴。  两人一边说一边呵呵傻笑。  叶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尾生说道:“俺看人家结婚,都要盖新房子,你没有新房子,俺怎么能嫁给你啊?俺又不是蚂蚱,也不是蚂蚁,可以钻地缝。”  尾生说:“你说的不错,让俺来想想办法。”  可是尾生用尽了每一个不傻的细胞,把脑袋想疼了,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叶子,俺穷,俺没有钱盖新房子,俺们还是不要结婚了。”  尾生说了这句话,伤心得自己掉下了泪水:“俺不能为俺的爱人盖一座房子,活着还有什么劲儿?俺会连累你一辈子受穷。”  叶子却不在乎,还连忙安慰他说:“不要紧,不要紧,没有房子,咱就搭个窝棚吧,弄几根树棍,铺点柴草就当新房也不错。到时候俺再好好打扮打扮也就是了。聪明人不是说过:女为悦己‘永’?”  尾生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俺也听聪明人说:四为知己者使,现在俺愿意当这个‘四’,甘心情愿听你使唤了,”  叶子说:“这么说,你愿意撘窝棚了?”  尾生答应道:“就听你的话,俺们就准备搭窝棚吧,俺就是再傻,也知道住窝棚比钻地缝强啊!”  于是两人分工,尾生检树棍,叶子拾柴草。约定半个月后,在太阳落山前,月牙儿出来后的时候,还在小河边的这根树桩子旁见面,然后就一起动手搭一个能当做新房的窝棚。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到了。那天天色灰暗阴沉,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人们说天气影响心情,但那是对聪明人而言,尾生毕竟只是个傻子,他的心情从来就不受天气变化的影响,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  何况,他已经掰着指头算过,自己捡来的树棍,够搭个窝棚的了。高兴还来不及呢!  现在,就等着叶子的柴草了。  可是叶子,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到。从早上一直等到了晚上也没有叶子的影子。  河岸上钓鱼的钓完鱼要走了。  树林里捉鸟的捉住鸟也要走了。  还有砍柴的、放羊的……都要在天黑之前离开小河。  渔夫对不想走的尾生说:“傻仔!天黑了还不走,干嘛呢?”  尾生回答:“俺在等人!”  牧童笑了:“这傻帽,等什么人这么痴心!”  尾生不再说话,他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只是将身子靠在树桩上,看着弯弯的月牙儿在白云里穿行,静静地等,等,等……  清晨,早起的人们到小河边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发现小河涨水了!  原来这是一个大雨滂沱之夜。上游的山洪冲了下来,一夜之间使这条原本不深、无波无浪的小河变成了巨浪滔滔的大河。许多草木都被淹在了河里,就连原来那根耸立在河边的高大的木桩,现在只能看见顶端那一小段了。  忽然间有一个人惊叫了一声:“快看啊!那树桩子上还有一个人趴着呢!”  大家果然看见,的确那上边有一个人。  眼尖的人认出来了:“这不是那个叫尾生的傻子吗!”  渔夫把船摇到近前,看清果然是尾生。他的手把树桩抱得紧紧的,显然是怕被波浪卷走。众人把尾声放下来,他浑然不觉,无声无息,分明是已经死了。  大家纷纷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渔夫和牧童记起了昨天的事,尾生好像说过是在等人。可是等谁,也不能这么死心眼啊。  “可怜的傻子。”人们摇摇头:“死得不值啊!”  可就在这时,人们忽听得岸边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俺来了,尾生,俺来了!”  原来是个女人。那女人大家也都认识,是叶子。叶子的怀中抱着一大捆柴草。  人们似乎明白了什么。几个人把尾生的尸体弄到河边,叶子扑了过来,把自己抱来的柴草铺在地上,又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尾生的尸体抱到草上,轻轻地对着他的耳边,如同一个母亲在安慰自己受了惊吓的孩子:  “尾生,俺的柴草拾够了,俺们可以搭一个像样的窝了……,你能听听俺的柴草是怎么弄来的吗?你想知道俺为什么没来得及和你见面吗……”  叶子声声呼唤,滚滚泪水落入激流,哀哀哭音随风入云。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就连聪明人,也落了泪。  聪明人去年参加过一个葬礼。那是一个由聪明人组成的圈子,死的人聪明,活的人也聪明。聪明的死者是一个和尾生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聪明的死者的聪明的妻子也与叶子的年龄相仿佛。  聪明人还清晰地记得,在那个婚礼上,豪车列队迎娶新娘,新娘穿着漂亮的婚纱自然不用说,晃眼的是新娘的两只手臂上,从手腕处到胳膊肘,套满了黄澄澄亮晶晶的金手镯。有一个知情的人对大家说:“你们知道新娘戴了多少金手镯吗?整整五十个!项链多少?整十条!都是金的!八个戒指,都是钻戒!这新娘,那就是一个金人啊!”  当主持人问新娘:“你愿意嫁给他做他的妻子不管贫穷或者衰老都永远相爱吗”的时候,新娘喊了一声愿意之后,就紧紧滴抱着新郎吻了又吻,毫无异议,新娘幸福,新郎也幸福。  可万想不到的是,仅半年之后,新郎在开着豪车兜风的时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亲吻了一辆六十吨的大卡车,结果是被慈悲的上帝接走了。那新娘强忍悲伤参加了葬礼,但一个月后,她微笑着,带着已经属于她的豪宅,又做别人的新娘去了。  而眼前的叶子呢?聪明人暗暗地问自己:这样一个傻子,她会在尾生死后为他守候终生吗?聪明人都没有的情操,傻子又怎会有?  然而就在聪明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叶子大叫一声:“尾生尾生,你不带这么吓唬俺玩的,装死也不看看啥时候!”聪明人扭头看时,只见尾生居然坐了起来!  所有的人无不惊奇万分:这傻小子,真命硬啊!  尾生眨巴着眼睛,带着满脸的泥土,看着叶子脸上的泪痕,惊奇万分地问叶子:“叶子叶子,你哭啥?”  叶子咧着大嘴,带着满脸的泪花:“尾生尾生,不带这么玩儿的!你快把俺吓死了你知道吗?你要是再不醒来,俺就要跳河去啦!咱们的窝棚也不搭了!你要死了俺还活得啥劲儿呢?”  尾生呵呵笑了:“刚才俺就是睡了一觉,你们就以为俺死了?俺的水性那么好,会淹得死俺?你们真笨,真笨!”  大家也跟着笑了。看到尾生没死,众人安慰了他俩几句,便也渐渐散去,各自去忙各自的营生。  尾生和叶子见大家走了,知道自己也该干活了。吃了点大家送来的东西,便像蚂蚁一样忙碌起来。  干活,对她和她不是难事。他和她用木棍撘架子,用柴草当棚顶。又和了许多稀泥糊上去,这样就不透风了,像个人住的房子了。  窝棚搭好的时候,两人且不住进去,而是在门口看满是星光的天空,听着滔滔流水的歌唱,你一句我一句说着闲话。  说着说着,尾生想起了什么:“叶子叶子,俺们要生一个小孩吗?”  叶子脸红了:“你不是一般的傻呀,而是傻透腔了!俺们不过是刚有个窝棚,也不像人家那样能找着工作挣大钱,拿什么养孩子?”  尾生挠挠脑袋说:“也是,没那个机关事业单位啥的要俺们这样傻了吧唧的人,俺们还是得想出个自己个儿挣钱的办法。哎,俺想起来了,河那面有个王寡妇,成天靠捡破烂生活,要不俺们也去捡破烂吧?”  叶子笑了:“你知道,那天俺为啥回来晚了吗?”  尾生问:“为啥啊?”  叶子说:“就是和捡破烂的人唠嗑来着呗!”  尾生不高兴:“就为这,把约好的日子都耽误了,差点没把俺的小命送进去!”  叶子抱着尾生的胳膊安慰:“不是没事吗?俺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你不知道,捡破烂也不是好干的,人家都有一帮一帮的人,一帮人有一块地盘。俺们去了,人家要打俺们的。”  尾生一愣:“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那不成了啥黑社会了?那俺们还有活路吗?”  叶子告诉他放心:“其实他们没那么坏,还不都是叫生活逼的?那些人都知道俺们的事情,哈,说是叫俺们哪都能去,没人拦着,可以随意捡破烂。你说这世上是不是好人多啊?”  尾生连连点头:“好人多好人多。你就是个大大地好人啊!”  叶子无比幸福地笑了,接着又说道:“俺呢,早就想好了,赶明儿咱开始养兔子。”  尾生一脸吃惊,问她:“养兔子?干嘛养兔子啊?”  叶子瞪了他一眼:“干嘛?你说干嘛?挣钱呗。俺从小就喜欢小白兔。俺有一个朋友,人家养了好多兔子呢,兔子就吃草,这河边有的是草,不用花钱买饲料,三个月就能长大卖钱:这可是来钱的道道呢!”  受叶子的启发,尾生于是也开始琢磨,自己能干点啥能挣钱,帮帮叶子也好。可是想来想去的,就从一脑子道道变成一脑子浆糊了,他泄气了,自己骂自己:“真没用啊,这么大人了,想不出来挣钱的办法。叶子,你还是别跟俺过日子了,俺,俺太笨了。”  叶子听了,气得捶了他一拳头:“啥话呢?俺都替你想好了,在河边上咱摆一个小摊儿,你会捞鱼,捞到了鱼你就去卖,这样呢,俺养兔子卖你捞鱼卖,日子准能过好。”  尾生又想了想:“捞鱼好,俺没别的本事,就会下河捞鱼。可俺不认识钱,也不会算账,哪里会卖鱼?”  叶子毕竟比尾声聪明些,她想了个主意:“你就弄个钱笸箩,往地下一放,就喊鱼多少钱一斤就行!这儿的人都认识俺们,让他们自己称分量,自己把钱放在筐子里,他们都是好人,都不会骗俺们的。”  尾生高兴了,他对叶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知道自己脑子笨,想不出啥点子挣钱,有这样一个老婆,真是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尾生按照叶子说的,果真要在河边摆了个小摊卖鱼了。他的水性极好,捞鱼是没问题的。可问题是:河里没有多少鱼可捞。在水里泡了半天,只捞到几条小鱼和几只蛤喇。他很失望,这样的小鱼卖不了几个钱。正当他准备上岸的时候,忽然觉得脚底板好像被刺了一下,他以为是什么东西咬了自己,本能的伸手去摸,一下子摸着一个怪怪的东西。  这东西十分奇怪,浑身青幽幽、硬帮帮的被壳包着,转圈都是小腿,唯有两只大爪子像钳子一样挥动着,舞舞扎扎,怪吓人的。尾生从没有在这条河里见过这东西,跑到岸上大喊大叫,招呼叶子来帮着他看看这是什么。  叶子过来看了,也不认识。有几个人听到喊声也过来看,一个人说:“你们啊,真是个傻子!这是螃蟹啊!螃蟹都不认识?”  他俩摇着头,只听人说过螃蟹好吃,可是从未在这条河里见过螃蟹。有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也感到奇怪:“这螃蟹明明是海蟹,怎么咱们这河里也有了?莫非是这条河通向大海了不成?”大家议论纷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又过来几个人,一打眼就看得出不是河边的居民。其中一个吼道:“你们他妈的怎么回事?连俺们放生的螃蟹都敢捞?是不是没吃过?是不是特馋?想吃去城里买去!” 共 106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炎的常见原因解析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