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指间傻子能为爱情做什么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3:24 编辑:笔名

有一个人,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尾生。  有聪明人问他:“你怎么会叫尾生?莫非你是从尾巴里生出来的吗?”  尾生呵呵笑了:“你妈才有尾巴呢!”  那聪明人继续问:“那为什么叫这么个怪名字?”  尾生十分认真地说:“俺妈生俺的时候难产,你知道啥是难产吗?就是一个小孩在妈妈的肚子里不愿意出来。那时候俺也不愿意出来,妈妈的肚子里又背风,又暖和的,呆着多好。可是俺妈非要把俺生出来,俺偏不肯,把俺妈累得没劲了。听说,那天俺家炕上有一只猫,俺妈就一把抓住了猫的尾巴,那猫一叫唤,俺妈吓了一跳,俺也吓了一跳,想不出来都不行了。你说有意思不?”  “傻子!”那聪明人听完他的这个故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聪明人说的对,这样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可是这傻子不是那傻子,这傻子长大了竟然也知道食色性也的道理。尾生在这一年就有了一个和他要好的女人,这女人叫叶子。人们都不知道叶子是从哪儿来的。本来么,天下的女人像树叶一样多,又像叶子一样被风吹得东边飘一阵,西边飘一阵的,谁又能知道飘来飘去的叶子是哪棵树上落下来的呢?  叶子也是个傻子。她若不是傻子也不会和这个尾生搅到一起。  她喜欢尾生。喜欢他的原因是因为听了他给她讲了自己名字的来历。关于尾生的名字的故事别人听了直撇嘴,说他是傻子;可是叶子听了之后却乐得一个劲儿地拍巴掌,夸他有才。  叶子说:“只要你有才,就是傻子俺也爱你!”  叶子虽然傻,但是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这让她在傻气中又含着几分不傻。  尾生一见到叶子,嘴便咧得像一个瓢。  叶子一见到尾生,眼便眯得如一条线。  两个人互相看着,彼此欣赏了几回,恋爱关系就这样定下来了。  尾生和叶子谈恋爱,人前人后毫不掩饰。聪明人看了不舒服:“傻子啊!还谈什么恋爱!”大家也都以为,只有聪明人才有资格谈恋爱,傻子不配。于是就把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时不时地把恋爱的傻子议论一番,嘲笑一通。  这天,他和她又相聚在小河边。这是一条温柔的小河。眼下又是旱季,河水浅浅,涟漪缓缓,柳丝低垂,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去处。他和她常常在这里约会,还有一根高大的树桩,见证了他和她的一切。  “俺们恋爱,关他们屁事?这才叫饱汉不知饿汉饥!”尾生愤愤不平。  “就是,就是,又不生他们的孩子。”叶子附和着尾生的话,也显出满脸的不高兴。  两人一边说一边呵呵傻笑。  叶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尾生说道:“俺看人家结婚,都要盖新房子,你没有新房子,俺怎么能嫁给你啊?俺又不是蚂蚱,也不是蚂蚁,可以钻地缝。”  尾生说:“你说的不错,让俺来想想办法。”  可是尾生用尽了每一个不傻的细胞,把脑袋想疼了,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叶子,俺穷,俺没有钱盖新房子,俺们还是不要结婚了。”  尾生说了这句话,伤心得自己掉下了泪水:“俺不能为俺的爱人盖一座房子,活着还有什么劲儿?俺会连累你一辈子受穷。”  叶子却不在乎,还连忙安慰他说:“不要紧,不要紧,没有房子,咱就搭个窝棚吧,弄几根树棍,铺点柴草就当新房也不错。到时候俺再好好打扮打扮也就是了。聪明人不是说过:女为悦己‘永’?”  尾生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俺也听聪明人说:四为知己者使,现在俺愿意当这个‘四’,甘心情愿听你使唤了,”  叶子说:“这么说,你愿意撘窝棚了?”  尾生答应道:“就听你的话,俺们就准备搭窝棚吧,俺就是再傻,也知道住窝棚比钻地缝强啊!”  于是两人分工,尾生检树棍,叶子拾柴草。约定半个月后,在太阳落山前,月牙儿出来后的时候,还在小河边的这根树桩子旁见面,然后就一起动手搭一个能当做新房的窝棚。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到了。那天天色灰暗阴沉,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人们说天气影响心情,但那是对聪明人而言,尾生毕竟只是个傻子,他的心情从来就不受天气变化的影响,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  何况,他已经掰着指头算过,自己捡来的树棍,够搭个窝棚的了。高兴还来不及呢!  现在,就等着叶子的柴草了。  可是叶子,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到。从早上一直等到了晚上也没有叶子的影子。  河岸上钓鱼的钓完鱼要走了。  树林里捉鸟的捉住鸟也要走了。  还有砍柴的、放羊的……都要在天黑之前离开小河。  渔夫对不想走的尾生说:“傻仔!天黑了还不走,干嘛呢?”  尾生回答:“俺在等人!”  牧童笑了:“这傻帽,等什么人这么痴心!”  尾生不再说话,他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只是将身子靠在树桩上,看着弯弯的月牙儿在白云里穿行,静静地等,等,等……  清晨,早起的人们到小河边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发现小河涨水了!  原来这是一个大雨滂沱之夜。上游的山洪冲了下来,一夜之间使这条原本不深、无波无浪的小河变成了巨浪滔滔的大河。许多草木都被淹在了河里,就连原来那根耸立在河边的高大的木桩,现在只能看见顶端那一小段了。  忽然间有一个人惊叫了一声:“快看啊!那树桩子上还有一个人趴着呢!”  大家果然看见,的确那上边有一个人。  眼尖的人认出来了:“这不是那个叫尾生的傻子吗!”  渔夫把船摇到近前,看清果然是尾生。他的手把树桩抱得紧紧的,显然是怕被波浪卷走。众人把尾声放下来,他浑然不觉,无声无息,分明是已经死了。  大家纷纷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渔夫和牧童记起了昨天的事,尾生好像说过是在等人。可是等谁,也不能这么死心眼啊。  “可怜的傻子。”人们摇摇头:“死得不值啊!”  可就在这时,人们忽听得岸边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俺来了,尾生,俺来了!”  原来是个女人。那女人大家也都认识,是叶子。叶子的怀中抱着一大捆柴草。  人们似乎明白了什么。几个人把尾生的尸体弄到河边,叶子扑了过来,把自己抱来的柴草铺在地上,又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尾生的尸体抱到草上,轻轻地对着他的耳边,如同一个母亲在安慰自己受了惊吓的孩子:  “尾生,俺的柴草拾够了,俺们可以搭一个像样的窝了……,你能听听俺的柴草是怎么弄来的吗?你想知道俺为什么没来得及和你见面吗……”  叶子声声呼唤,滚滚泪水落入激流,哀哀哭音随风入云。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就连聪明人,也落了泪。  聪明人去年参加过一个葬礼。那是一个由聪明人组成的圈子,死的人聪明,活的人也聪明。聪明的死者是一个和尾生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聪明的死者的聪明的妻子也与叶子的年龄相仿佛。  聪明人还清晰地记得,在那个婚礼上,豪车列队迎娶新娘,新娘穿着漂亮的婚纱自然不用说,晃眼的是新娘的两只手臂上,从手腕处到胳膊肘,套满了黄澄澄亮晶晶的金手镯。有一个知情的人对大家说:“你们知道新娘戴了多少金手镯吗?整整五十个!项链多少?整十条!都是金的!八个戒指,都是钻戒!这新娘,那就是一个金人啊!”  当主持人问新娘:“你愿意嫁给他做他的妻子不管贫穷或者衰老都永远相爱吗”的时候,新娘喊了一声愿意之后,就紧紧滴抱着新郎吻了又吻,毫无异议,新娘幸福,新郎也幸福。  可万想不到的是,仅半年之后,新郎在开着豪车兜风的时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亲吻了一辆六十吨的大卡车,结果是被慈悲的上帝接走了。那新娘强忍悲伤参加了葬礼,但一个月后,她微笑着,带着已经属于她的豪宅,又做别人的新娘去了。  而眼前的叶子呢?聪明人暗暗地问自己:这样一个傻子,她会在尾生死后为他守候终生吗?聪明人都没有的情操,傻子又怎会有?  然而就在聪明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叶子大叫一声:“尾生尾生,你不带这么吓唬俺玩的,装死也不看看啥时候!”聪明人扭头看时,只见尾生居然坐了起来!  所有的人无不惊奇万分:这傻小子,真命硬啊!  尾生眨巴着眼睛,带着满脸的泥土,看着叶子脸上的泪痕,惊奇万分地问叶子:“叶子叶子,你哭啥?”  叶子咧着大嘴,带着满脸的泪花:“尾生尾生,不带这么玩儿的!你快把俺吓死了你知道吗?你要是再不醒来,俺就要跳河去啦!咱们的窝棚也不搭了!你要死了俺还活得啥劲儿呢?”  尾生呵呵笑了:“刚才俺就是睡了一觉,你们就以为俺死了?俺的水性那么好,会淹得死俺?你们真笨,真笨!”  大家也跟着笑了。看到尾生没死,众人安慰了他俩几句,便也渐渐散去,各自去忙各自的营生。  尾生和叶子见大家走了,知道自己也该干活了。吃了点大家送来的东西,便像蚂蚁一样忙碌起来。  干活,对她和她不是难事。他和她用木棍撘架子,用柴草当棚顶。又和了许多稀泥糊上去,这样就不透风了,像个人住的房子了。  窝棚搭好的时候,两人且不住进去,而是在门口看满是星光的天空,听着滔滔流水的歌唱,你一句我一句说着闲话。  说着说着,尾生想起了什么:“叶子叶子,俺们要生一个小孩吗?”  叶子脸红了:“你不是一般的傻呀,而是傻透腔了!俺们不过是刚有个窝棚,也不像人家那样能找着工作挣大钱,拿什么养孩子?”  尾生挠挠脑袋说:“也是,没那个机关事业单位啥的要俺们这样傻了吧唧的人,俺们还是得想出个自己个儿挣钱的办法。哎,俺想起来了,河那面有个王寡妇,成天靠捡破烂生活,要不俺们也去捡破烂吧?”  叶子笑了:“你知道,那天俺为啥回来晚了吗?”  尾生问:“为啥啊?”  叶子说:“就是和捡破烂的人唠嗑来着呗!”  尾生不高兴:“就为这,把约好的日子都耽误了,差点没把俺的小命送进去!”  叶子抱着尾生的胳膊安慰:“不是没事吗?俺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你不知道,捡破烂也不是好干的,人家都有一帮一帮的人,一帮人有一块地盘。俺们去了,人家要打俺们的。”  尾生一愣:“天下还有这样的道理?那不成了啥黑社会了?那俺们还有活路吗?”  叶子告诉他放心:“其实他们没那么坏,还不都是叫生活逼的?那些人都知道俺们的事情,哈,说是叫俺们哪都能去,没人拦着,可以随意捡破烂。你说这世上是不是好人多啊?”  尾生连连点头:“好人多好人多。你就是个大大地好人啊!”  叶子无比幸福地笑了,接着又说道:“俺呢,早就想好了,赶明儿咱开始养兔子。”  尾生一脸吃惊,问她:“养兔子?干嘛养兔子啊?”  叶子瞪了他一眼:“干嘛?你说干嘛?挣钱呗。俺从小就喜欢小白兔。俺有一个朋友,人家养了好多兔子呢,兔子就吃草,这河边有的是草,不用花钱买饲料,三个月就能长大卖钱:这可是来钱的道道呢!”  受叶子的启发,尾生于是也开始琢磨,自己能干点啥能挣钱,帮帮叶子也好。可是想来想去的,就从一脑子道道变成一脑子浆糊了,他泄气了,自己骂自己:“真没用啊,这么大人了,想不出来挣钱的办法。叶子,你还是别跟俺过日子了,俺,俺太笨了。”  叶子听了,气得捶了他一拳头:“啥话呢?俺都替你想好了,在河边上咱摆一个小摊儿,你会捞鱼,捞到了鱼你就去卖,这样呢,俺养兔子卖你捞鱼卖,日子准能过好。”  尾生又想了想:“捞鱼好,俺没别的本事,就会下河捞鱼。可俺不认识钱,也不会算账,哪里会卖鱼?”  叶子毕竟比尾声聪明些,她想了个主意:“你就弄个钱笸箩,往地下一放,就喊鱼多少钱一斤就行!这儿的人都认识俺们,让他们自己称分量,自己把钱放在筐子里,他们都是好人,都不会骗俺们的。”  尾生高兴了,他对叶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知道自己脑子笨,想不出啥点子挣钱,有这样一个老婆,真是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尾生按照叶子说的,果真要在河边摆了个小摊卖鱼了。他的水性极好,捞鱼是没问题的。可问题是:河里没有多少鱼可捞。在水里泡了半天,只捞到几条小鱼和几只蛤喇。他很失望,这样的小鱼卖不了几个钱。正当他准备上岸的时候,忽然觉得脚底板好像被刺了一下,他以为是什么东西咬了自己,本能的伸手去摸,一下子摸着一个怪怪的东西。  这东西十分奇怪,浑身青幽幽、硬帮帮的被壳包着,转圈都是小腿,唯有两只大爪子像钳子一样挥动着,舞舞扎扎,怪吓人的。尾生从没有在这条河里见过这东西,跑到岸上大喊大叫,招呼叶子来帮着他看看这是什么。  叶子过来看了,也不认识。有几个人听到喊声也过来看,一个人说:“你们啊,真是个傻子!这是螃蟹啊!螃蟹都不认识?”  他俩摇着头,只听人说过螃蟹好吃,可是从未在这条河里见过螃蟹。有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也感到奇怪:“这螃蟹明明是海蟹,怎么咱们这河里也有了?莫非是这条河通向大海了不成?”大家议论纷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又过来几个人,一打眼就看得出不是河边的居民。其中一个吼道:“你们他妈的怎么回事?连俺们放生的螃蟹都敢捞?是不是没吃过?是不是特馋?想吃去城里买去!” 共 106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炎的常见原因解析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常德有哪些外科医院 乐山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胃溃疡的症状及治疗 贵阳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卵巢小细胞癌医院 黔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慢性颈部软组织损伤医院 霉菌性阴道炎医院 昌都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Prader-Willi氏综合症医院 昌都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脾切除手术医院 乳头内陷医院 山南有哪些全科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妊娠合并血栓性疾病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那曲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上颈椎不稳症医院 肾性尿崩症医院 阿里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特发性震颤医院 铜绿色假单胞菌肺炎医院 头部鳞状细胞癌医院 银川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吞入异物医院 尾蚴性皮炎医院 吴忠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下颌后缩医院 腺性唇炎医院 固原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系统性红斑狼疮性巩膜炎医院 固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胸主动脉瘤医院 性冷淡医院 心理咨询医院 小儿疱疹性咽峡炎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克拉玛依有哪些房缺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外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海西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海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贵州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台湾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台湾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双河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青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全科医院 青海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昆玉有哪些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昆玉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广东有哪些其他医院 珠海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济宁有哪些三丙医院 清远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宁德有哪些三丙医院 阳泉有哪些一乙医院 中山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